首页

【此去经年什么意思啊】此去经年,余几何?

高中散文 |

时间:

2020-03-26

|

【www.99888y.com--高中散文】

此去经年,余几何?
君岚 
  
天气正好,无风,无雨,了无尘。
双鬓微白的中年老男人,身上笔挺熨烫的西装衬不起遍刻岁月伤痕的脸庞的精神,微混的双目失啦生气,迷茫的空洞,日复一日游离在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街道。足迹踏遍,那么熟;日新月异,那么新。风景正好,却不属于游离的小白领,那么小,那么白,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白到卖啦还帮数钱。
十几岁无忧,游荡耍玩的肆无忌惮,想着这便是年少轻狂,想要努力却总以人不轻狂枉少年,岂能白费了这大好年光为由,不玩到尽兴灵魂倦怠又岂算年轻?灯至夜半,在另一个虚幻界域里挥霍自己的时光——那现今想来稀缺的资源,折损了身体空度了华年,不光彩的毕业,失业,在别人跃入名校,晋身社会精英,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的背影里,黯然,垂首,静默,无言——
忆昔年,也曾有明月光,那少年派异想天开的梦想。那么美好,仿佛天上的星星都触手可及,任予任求。但那无情的时光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任由你去空想,任由你去颓唐,只在云淡风轻里收割你的精魄,将你的魂灵折磨得死去活来,支离破碎。便是如此,仍不罢休,打开那潘多拉的魔盒,由得失去青春的人儿在懊丧里痛苦,麻木。
颓唐的中年老男人像失了魂的壳儿,麻木虚无的行走在回到蜗居的街道,一深一浅,一深一浅,像在枯寂的海水里浮沉,即使踩踏着坚实的水泥路。路过多年前的老店,无视那一如当年般悠闲的老头,路过新奇的弄潮儿的铺儿,无视里面的酒绿灯红。倏而,一辆光辉的豪车擦肩而过,划溅起地面上未干泥水,混着泥,糊了他一腿,在黑色的廉价的西裤上作下一副豪放无忌的水墨画,那么云淡风轻,留了白。擦身而过的瞬间,从摇下的车窗里瞥见自己的前女友,高贵的礼服取代以前洗得发白的衬衣,淡妆浓抹取代以前的素颜朝天。还记得曾经花前月下的山盟海誓,执着手,诉着衷肠,期许一起白头偕老到那海枯石烂,即使没有十亿欧元,也要笑着相拥面对末日的天翻地覆。你的话,我当了真,你却离去的那么随意淡然,轻巧似一只蝶,留恋于你的花香蜜露,我却年已再寻觅轻抚你的天真颜笑。
欲张嘴,轻抬手,却只得徒然面对远去的车影,洒下一路尘土飞扬。
日头渐转渐西垂,呼出一口浊气,留一声沉重到令人窒息的叹息,影子被拉扯得很长很长,延伸进蜗居,脏乱,小得可怜的破落地儿。胡乱扒拉几口廉价的盒饭,小心而机械的折叠自己仅有的一套像那么点样的工作装。此般事了,时日尚早,却也唯能将自己的躯壳砸进淘来的二手木床,痛的老木床发出刺耳的惨叫。几十米外的地方,繁华的不似人间,各色的光辉映照得夜如白昼。蝼蚁般的男人,没有幸福,窒息在阴暗潮湿,散着霉味的地下室,如坠深海,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直至意识一片漆黑。
翌日,略带锈斑的闹钟吵嚷着,折磨着敏感耳膜,撩拨着纤细的神经,一如既往,得瑟的尽情玩弄着惨绿的男人,催其出梦。睁眼,天色?罢,这暗无天日。

推开磨砂的玻璃门。
“BOSS,听说你找我?”强打着笑颜。
半饷。
“嗯,那谁谁,你被辞退了,去财务部结算这半个月工资。”五步之外的那一头,上好的办公桌发着清雅黑光,嵌入墙体的大书架上摆满文案,著作,蒙着微尘,新如故。背景下的胖男人不曾抬首,堆积的肥肉侵占双眼的领域,闪耀着油光,腻的如烤架上的乳猪。
房间里,很静,只有专注的胖男人耳机中隐现的呻吟。
静默,“......是。”没有询问,没有挣扎,“那谁谁”足见无足轻重。
握紧的拳头带着苦劲,退出房间,关门却似没有气力。
“嗳,那谁谁,帮我泡杯咖啡。”办公室的中央,体格风骚装扮艳丽的女子随意呼喝。
“我,我要走了......”微愣,嗫嚅道。
“行了行了,不就要走了么,快去泡完最后一杯咖啡。”语气不耐,众人也理所当然,没有哀伤。只在男人转身离去后,隐约传来一声“可惜少了个垃圾打杂的。”
脚步没有一丝停顿,十几年的苦难似磨盘,将他的血性与傲骨细细压磨,成渣滓。

“编号0173,低级员工,工资是——1000。”财务的年轻女人,那么年轻,那么娇艳,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嘲讽。
中年男人不敢抬头去看,那么青春,风华正茂,却是自己的一无所有。左手攥着仅剩的314元。
这微末的一笔巨款将承担他余下不知多久的无业生活。直到他找到下一个收容所,没错,收容所,与那些公司而言,他,那么差劲,弱的不值一提。唯有偶尔心血来潮的好心才会留他,尽使他发挥一点微光,不足萤火。
使劲全身力气,倾注在右脚,迈出最后一步,离开这个停驻三年的地方,这留有他体温庇得他一时凄风苦雨的地方。45度角,早晨的阳光那么明媚。这个中年老男人却只得低头体味忧伤,仅属于他1314的沉重——

立在站台,沉默,像稻草人。然后,随着人流,被公交车一口吞入,挤压成罐头。
窗外,一波学生骑着单车嬉笑追逐,那么明媚,一如此时的阳光,带着初生的希望。他,却被迟暮的阴影笼罩,阴影之行,没有光明之心。
中年老男人望着窗外空洞的眼突然掠过一丝精光,那么快的出现,有那么快暗淡,恍若错觉。前方不远处的新一站台上亭亭而立的少女,宽大的校服,青稚的身影,右手夹着几本书恬静,淡雅,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云之回风。仿若初恋,曾经,年少无忧,也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他的面前,尘封在历史中,还有一个她.....
那么慢的公车这一刻那么快,将依稀重合的倩影拖拽出脑海,仅是留下追忆和哀伤——
当熟悉的时光碎裂在过往的布景,彷徨度日的蝼蚁用什么去感伤?

“整洁‘的房间中没有开灯,人影在电脑荧幕的微光里明灭。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年轻人睁开眼,连接着疲惫的血丝,如蛛网。两行清泪无声,顺着脸颊流淌,顺流成河。身前电脑开着LOL,左手握着干瘪的啤酒易拉罐,精力充沛的室友依旧在连夜激战欲至天明。跛着脚的电脑桌下垫着课本。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你小子怎么睡那么久,说好的三连坐通宵呢。”头发凌乱的一个少年抬头不满嚷嚷。
没有理会,抽出桌脚下挤压变形的高一课本。南柯一梦,遁入迷雾记不大清。但那种无能,无助带来的心脏抽搐般的痛,经久不去。无知是一种罪,远胜七宗罪。这一刻,感觉自己就如同冷水性溯河回流的大马哈鱼——将要用生命去征战。趁着年轻尽自己所能做点什么。不让自己垂垂老矣却一事无成,一无是处。在不落的黑夜,渴求时光机。
青涩的男轻男人,张开手,深吸气,让每一个肺泡都尽情交换气体,宛若新生。
年轻,呵,真好!夜半,疲惫而精神奕奕的少年,笑的阳光明媚——
延伸阅读
松鼠伴行刘先平那天行走在黄山间,看到三四只小松鼠正争夺一只松果。只见一只大眼圈松鼠将蓬松的尾巴一转,奇了,方向立刻改变,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松果抢到爪中。谁知头顶上突然降下一只体格健壮的大松鼠,左爪伸向松果,右爪用力一掌,将“大眼圈”打落树下,闪电般地飞窜至森林深处……大眼圈躺在地上,神情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春雷,惊出一朵朵思念眼泪成诗   春雷,惊出一朵朵思念 潮湿一颗心,覆盖一段情。 唯见春雷划破长空,惊出一朵朵思念。傍晚,适才被淅沥春雨冼过的漫漫长街,疏觉暗香,正欲铺续一季花的往事,把流年彼端的守望,憔悴成一纸素笺,不料,几声春雷横空掠过,徜徉于街角的心,顷刻间,堆砌成一朵朵的思念,把洗尽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筒子楼里的女人 郑倩倩夜凉,树梢隐隐悸动。拐角处的筒子楼被夜的边际慢慢包裹,让人分不出棱角。屋顶的钢筋在苍白的月光下泛着斑斑锈迹,连月光也含着锈味。筒子楼里只有女人这一户亮着微弱的黄光,似乎女人与这光一般无力。暗淡的灯光硬撑到天亮。女人费劲地撑着腰,挺着快满十月的肚子。女人爱吃辣,她觉得自己怀的是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我的少年贝小纾  我放下了手中的书,脑子里乱乱的,充满了对那个少年的幻想。我的少年,你在哪里啊?于是我走出教室看看能找到什么关于那个少年的踪迹。(一)其实我真是太无聊了,不就是因为学习部上心所以脑子里才塞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要写出来吗?如果我一心只读圣贤书,会这样吗?可是我不希望我的脑子里只塞满单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那些被赋予爱的花朵锦年雨过后的街道有一种很清新的泥土气息,那是小镇特有的味道。我独自一人漫步在雨后空旷的街道上,被雨水洗过的马路在午后的阳光里闪着淡淡的金色光芒。有年轻的少年骑着单车意气风发,穿过一条又一条街巷;也有热恋中的情侣手执玫瑰,荡过一道又一道花阴。我路过他们如此美好而幸福的人生,自己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旅行就像一场私奔说走就走  时常都如此,想说的有很多很多,可就是不知道从何说起。这是个迷人的指向,有着现代文人名士惬意且中意的闲逸生活。这里酝酿和升腾出中国近现代新城市文化的繁花似锦,曾缱绻和旖旎过多少厦门故事,种种风物已经被海浪拍打和海风吹拂历练为厚重的文化符号和清新的文艺地标。风过处,无论是过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全部嗜夕城 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小歌的时候是一个夏天的夜晚,我记不清是七年前还是八年前。【开头·颜】今天我和妈妈一起伴着嘈杂的蝉声在街上闲逛,身边的人们来往匆匆,没有一丝停在这燥热环境里的意思。我牵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很快,我的目光被路边的宠物店吸引住了,不是因为那些活蹦乱跳的毛茸茸的生物,而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独角戏宇言   这是一人的战场,这是一人的戏。 ——前记他堂堂一代霸主就要葬身于此了吗。云压冽矣,空气浊得令人作呕。犹无一丝微亮能落下,此定须铩羽而归了吧。夜,寂寥。虞姬伴我左右只是怆怀悲寥。夜闻楚歌,我叹那刘邦竟也有如此豪略。哀大势已去,我怅这厮项羽也会儿女情长。看虞姬已有落泪之状,我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银行卡空屋男孩 学校很大气地要帮我们办银行卡,说,在这个时候办会比自己去要方便得多。同学们半信半疑把身份证的资料交上去,果不其然,不久之后那崭新的银行卡真的来到我们手中,只是这卡不完美,需要我们自己去把它激活,才功德圆满。我初三时就已有办卡之心,怎奈囊中羞涩,就那一点钱,实在不好意思劳烦银行工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我学游泳空屋男孩 我的游泳技术向来是我引以为傲的,前几年和住在附件的伙伴去水库玩,实在是骄傲死我也。看得他们一个个手足无措的摸样,我游得也着实畅快吗,当我在水里四处游来游去时,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我是怎么练成这副本领的。回到家后,我花了些时间整理下思绪,然后便想写这篇文章,将来就算自己看着,也有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