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使动漫]天使(一)

高中散文 |

时间:

2020-03-26

|

推荐访问

战斗天使 能天使

【www.99888y.com--高中散文】

天使
 侯肃敏
用以告别一段漫长的夜。
——李东晓
1.
最后一节课,她在讲台上念《声声慢》,带一点江南口音,却化在了清婉悠远的颤抖里。她悄悄地看了一眼教室的最后一排,那里坐着她在今年夏天突然长高的儿子——长京。长京的手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看向窗外。
夏天已过,秋天的哀愁像梧桐雨一般拢上心头。
天之秋衣甚深。大层匍匐的云和细细勾勒的云,脉脉绵延的山和冷峻苍劲的山,轻巧琐碎的雨和沉重落拓的雨,秋神把它们镶嵌在她的裙袂尾翎,白天黑夜,铺展开来又堆积一处……却看不出丝毫的欢喜。云层掩映间,常以为自己会与秋神对视,但只有一片眩晕。眩晕。
“……你能去吗?”安说,从声音可以听出她依然面向讲台。长京也不转动脑袋,依旧看着窗外。

长京的同桌叫安,是个善良古怪的女孩子。从前,长京难过的时候会不顾任何人而突然流泪,安每次都急急地问他“长京为什么哭”;长京会写一些东西盛放心绪,安有时静静地趴在边上,眼睛盯着他的笔尖在纸上划过,却从不要求看内容。她的刘海乖巧地贴着额头,神情中仿佛有所领会。长京并不担心她的窥视,自然也不觉得慌乱。只是——不可否认,长京的落笔总是潜意识里带着希冀,希望有一个懂得它的人看到——但长京其实是拒斥外界的。总会有矛盾的存在。安的凝视放大了他的矛盾。因为这一点,长京还是有些恼意,有些发窘。
课下,有的男生对他们俩起哄,女生们闪着灵动的双眼。可是他们什么反应也没有。静静地,一个在看,一个在写,流着眼泪。教室里冷清了几秒,他们生气了,一点也不好玩。然后他们还是扭过头去,玩他们的游戏。

后来,奇怪的是,长京突然发现自己不会哭了。想哭却没有眼泪的滋味不好受,心里更加空无。就像……阿北死的时候。阿北是他的兔子。没有眼泪的长京,忧伤依然存在,没有办法遏制。他只能写,写得断断续续,杂乱荒芜。
安常常看着他,目光愈发带着深深的探究。
昨天,母亲走进屋子,一把夺过他的本子。夜已深,她只借着台灯,一页一页翻着,努力辨识着他的字迹。她的眼泪不停地、脆弱地落下。他立在一旁,感到莫名的羞辱,却一言不发。沉默横亘在他们之间。母亲说:“长京,让妈妈……妈妈抱抱你,抱抱你,好不好?”长京知道她在怕,怕自己的忧伤会带来不幸。他还是抱了抱她。可是他知道,他仍旧无法走出悲伤的国度。

安又说了一遍:“长京,去学校的小树林走走啊。那里有一片湖,可以找到海洋之心。人们说那是少年忧伤孤独的眼泪。”
长京把目光从窗外移回,不可思议地看着安面朝黑板而留下的侧脸。安的下巴微微抬起,像是宣告着一段神秘的旅程。

下课铃响,长京把目光从安身上移至她,她也看着他,眸子平静而深邃,然后她用目光温柔地抚过孩子们:“课就上到这里,下课。”
长京挑衅地把课本往桌子里一丢,拎起书包跑出去。

2.
长京的眼泪是什么时候丢的,他不知道。是谁拿了去?无从得知。敏感的人,明知浮生若梦,却不知道该怎么避开太多细微的伤感。长京爱哭,有的时候木讷,一直温和。如果安向他索要他写的东西,他不见得会拒绝。他不叛逆,不会挣扎,只是如同一棵偏执的树,即使从外面看起来那样茂盛而独立,那样迎风显露傲人的孤独,但是树心却藏在地下,对一切的事物缓慢而犹疑地接受或拒绝。
难以放下树心的偏执,执着地忧伤着,想去更好地了解大地。
其实长京忧伤的原因并不需要阐明,连他自己也不甚了解。有人说,总有一个时间只有答案,没有问题。这是属于这个年岁的种子。
长京只是忠实地守着它,直到它有花的模样。

树林岑寂,湖水微漾。
温柔的力量裹覆着长京,长京跌入湖心……

3.
长京睁开眼的时候,自己正坐在一节干净而静寂的地铁车厢里,膝盖上搭着一本语文书,飘然浮起,定睛一看,正翻开在《声声慢》那一页,“凄凄、惨惨、戚戚……”,又让他想起了母亲。再抬起头,随着车厢左右摇摆地向某个未知之地行进。走道、座位上映着粼粼水光,窗外是一片深蓝。左右看去,直到遥远的尽头都空无一人。很多条彩色游鱼在车厢中兀自自由地摆动着身体,悄无声息地经过长京的身边,水流暗涌,带来一些真实感。长京抬起双手,感受水流包裹着皮肤和血液的奇妙,知悉身在深海。
他于是静静地坐在车厢内,温柔地看着每一条经过眼前的游鱼——他们有着独一无二的色彩和优美灵活的身形,在那只看向他的鱼眼中藏着一丝生灵的狡黠。片刻后,他注意到一尾洁白的鱼,比其他鱼小些,只和手掌一样大,它在自己的身边游来游去,不愿离开。它的小嘴巴吻着长京的手、长京的白衬衫。长京轻笑出声,又有些不知所措了。原来他还能在水中自由地呼吸。
原来……他还能笑。
水中的光线逐渐增强,地铁正靠向海面。突然地,光明骤降,长京看向前方的车厢——那里能依稀看见长满青草的陆地。这条地铁正在登上一片大陆,靠岸后的车厢逐渐隐去,很多鱼儿在空中突兀地下了车。
——他们是怎么在陆地
延伸阅读
自闭症王睿WANGRUI   01 我是一个不太擅长抒情的人,简单来说就是有点冷漠。我就像是一个独行者踽踽地走在荒芜的沙漠中,不知道该在哪里停留,也不知道该怎么付出自己的真心,甚至我连真心是什么我都不知道。我在一所普高读高二,座位是在教室的最角落。从来不被人注意,老师上课也从来不点我的名,我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3-29
教官,朋友,生命中的一个点chengehang   (1)高高的个子,黑黑的身子,憨憨的笑容,你说,你是我们的教官。女生们尖叫着:好帅的教官?是啊,虽说你是黑瘦的了些,但是挡不住你英俊的脸,在一群长得令人不敢恭维的教官中,你也算是个标准的美男子了;四方的国字脸,高耸的鼻梁,一双不大不小却眯着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3-29
重拾我好帅呀 十几年的人生路所遇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我都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因为这种心态以至于我从来做成什么大事也没懂得坚持,更不用说什么追求,是的,过去几年里我总是过得浑浑噩噩。日子总是隐忍着过下来了,可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我喜欢美的东西,所以我选择用摄影来记录下我眼中的的美。2009年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3-29
你已在远方62689070q   2014年 1月28日 星期二 灰暗的天空中搓绵扯絮般地飘着小雪我撑着那把我最喜欢的蓝色的伞走在去火车站的路上。棉絮般的雪从我头顶上那片灰蒙蒙的天空中飘落,总让我疑心这雪是不是也沾染了天空的灰霾。到了火车站,车还没到,我就站在月台上发微博。“下雪了,真漂亮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3-28
彼岸花开木棉沐年   电视里灰太狼仍在一遍遍地刷新着抓不到羊的记录。被迫窝在房间里,和读幼儿园的妹妹看早已背得出剧情的动画片,使得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沉闷,每逢这样夏日大雨前的阴沉天气更是如此。“毕安!毕安!”隐约听见一个细细的声音,猛地望向窗外,透过玻璃苏琪正冲我笑。我抓起早已准备在身旁的书包一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3-28
不离不弃守望 陈镱格多想陪你到世界终结,多想伴着你,告诉你我多么的爱你。一年又一年,风霜雨雪遮盖了笑脸。春来秋去,你的爱已无声,成为了我不离不弃的守望 ——题记(一)起她和那个女人认识了好久,从出世的那一刻,她们注定牵绊一生。女人的婆家是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一直想要女人生一个男孩。那年那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3-28
烟栖迟暮析暮色凝重,我问爷爷,为什么抽烟,爷爷没有回答,大概烟熏着,流泪不那么容易被发现。直到后来,我在吐出的烟圈里看见想念的人,我掐灭烟头,想着。吸烟对肺不好,也许我并不想活的长久,这样你就不会把我一个人留下,我猜测着爷爷所想。吸烟对肺不好,也许我并不想让心脏太难过,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头也不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3-28
清交素友馨猫 发表于 2014-08-28 18:10:42 阅读次数: 43又一次,独自一人漫步在熟悉而陌生的小径。细碎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杈,映照在地面上,洒下星星点点的碎影,如此静谧。思念的触须在时光隧道里无限延伸。那年的我对你的感觉,就像对暖阳的依恋一样,割舍不去。是没有任何杂质的喜欢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3-28
芍药是春天最后一杯酒王睿WANGRUI   「去时芍药才堪赠,看却残花已度春」儿时听母亲念的最多的只有元稹的这两句诗,她不厌其烦地给我讲她和父亲在芍药花盛开的地方相遇,又在家中院里芍药盛开的时候生下我。我叫叶芍药,树叶的叶,芍药花的芍药。得名于他们似水年华的相遇,得名于我芍药遍地时的出生。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3-28
时间煮雨文 朱慈涵 (一)风吹雨成花,时间追不上白马。她撑了一把银色的遮阳伞向我疾步而来。我捧着相机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好笑地看着她在雨中走来。她问,你笑啥?我定定地站着,朝她的银伞挑挑眉,一边弄着手里的相机,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笑你大雨天撑遮阳伞。她似乎也听得漫不经心。随后她竟大方地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3-28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