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灵的花园马丁|心灵的花园

高中散文 |

时间:

2020-03-26

|

【www.99888y.com--高中散文】

心灵的花园

浙江省乐清中学丹霞文学社 孔洁

“好啦,孩子们,听我说——”老人微笑着看着最后一个孩子在他脚边的地毯上乖乖坐好,转头望向“噼啪”作响的炉火,火光在他的脸上跳跃,“这事儿发生在我年轻的时候,嗐,反正是几十年前的事儿啦,那时候连你们父母都还没出生。”

“嗯,我说过了,那时候我还年轻,和每个年轻人一样狂热而不安分。那时候流行魔鬼崇拜,我就四处搜罗了不少魔鬼标志,所谓的古老符咒,我甚至还想去弄个纹身来向朋友们炫耀炫耀。当然啰,我父母极力反对,他们都是虔诚的信徒,都是好人……我也记不清自己究竟跟他们吵了几回架,离家出走过多少回。反正,你们知道,我最长的离家纪录是三天,三天后因为太想念妈妈的蛋糕,忍不住又回家了。”

老人和孩子们一起笑了起来。他拍拍那个坐在他椅子扶手上的男孩的背,接着说:“后来有一天,我突然问自己,我这是在干嘛呀?为了一群畸形可笑的魔鬼,我浪费了大把大把的时间,精神空洞,既盲目又傻气,还差点和父母关系破裂。总之,它们什么好处也没带给我。我就忘掉了他们,跟父母期待的一样去教堂忏悔,礼拜,认真地念书,考大学,还有个相当不错的工作。”

“是工程师?”椅子扶手上的男孩问。

“哦,孩子,你还挺了解我。”老人有些吃惊地扬扬眉毛,“不错,是工程师。接下去的十来年,我过着平静的生活,每天忙着工作,这儿跑跑那儿跑跑,活得像只蜜蜂。我开始觉得烦闷,觉得疲倦,觉得脑子里空空如也。还有这儿,这儿也是。”

老人说着,戳戳自己的心口。他凝望着火焰深处,声音压低了一些,再开口时像是自言自语:“我计划着逃跑。我甩下工作跑了不少地方,想要找到一片真正的乐土,或者乐园,或者随便你们怎么称呼它的地方。我的心灵可以栖息在那里,不用考虑什么纷乱的杂事,只是思考,阅读,让自己的心充实起来……嘿,我真的走了不少地方,从北美到南美,然后渡过大西洋去了欧洲,还……”

“你找到那个乐园了吗?”

老人回头注视着那个发问的小姑娘。她长长的头发披在身后,看上去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一样。老人微微前倾身子,笑容里带着神秘的意味:“当然了,孩子。不管你信不信,我在一片沙漠里找到了一个花园。呵,倒不如说吧,是花园找到了我,因为当时我渴得要死,虚弱地倒在沙漠里,是那个花园里的人救了我。孩子们,我真希望你们也能到那儿看看,那儿简直是伊甸园。到处是盛开的鲜花和茂盛的树木,空气里充满了草木的香味,让人想要躺在那里长眠不醒。绝妙的是,那儿有我想要的东西:智者、书籍、古典音乐,一切一切能让你忘记烦恼和杂事的东西。我以为我会一直待在那儿。”

“你以为?”扶手上的男孩敏锐地指出。

老人大笑:“是的,聪明的孩子。在那儿待不久我就垮了,整个人都垮了。我是说,我心灵充实,思想活跃,感到满足,可我的身体状况却直转而下,而且有时候我会对被我丢下的工作和妻儿产生一种莫名的愧疚感,连我自个儿也说不清为什么。”

另一个常常沉默的男孩突然插话:“说不定那是灵魂寄居的地方,不允许身体的存在。”

“嘿,我可说不准。”老人狡黠地笑了一下,“反正我不得不离开,只偶尔回去看看,在我感觉自己的心灵开始变得庸俗,需要那个花园的时候。”

“这是真事儿么?”

“哦,孩子们,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个人需要心灵的花园,不是魔鬼崇拜那种无聊的东西,而是一个可以让自己暂时放下一切工作,静静思考的地方。不过就像不能总是远离那个花园一样,我们也不能老是待在那儿,否则就会忘了怎么生活。真正的智者懂得如何平衡二者的关系。”老人安静地微笑,“那个沙漠里的花园当然是我编的,可这故事为什么不能是真的呢?”
延伸阅读
改变自己与被世界改变Fearless   周围的朋友常抱怨自己的青春索然无味,很多时候就好似是披着一张十六七岁的皮囊却拥有着六七十的生活。他们觉得自己的青春与理想的意识形态下的青春相比显得四肢无力,毫无发言权。青春意味着年轻的肌肤与容貌,刻意仗势着客观存在而产生单薄的虚荣和优越感,以及在影视作品中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溯流光等待时间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代题记阳光路过指尖,揭下有一页日历,喟叹:又近冬日了。刚过去的几个月快得几乎无法捕捉,明明才黄的银杏,竟已在一场又一场梦间,秃成了沉默。眼稍抬,不复宁静的夜空潋滟着残月的冷光——脑海里便兀地闯进这三个字:溯流光。潺潺的月色流淌,淌到将萎的月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此情无关风与月等待时间  一阵又一阵的秋风,吹尽了满树的金叶,当最后一片随着悠悠的旋律委地时,我发现,那提着裙角的公主——冬——已经翩翩而至。薄薄的日历被撕下一页又一页,早已过了冬至,很快,要过年了。按照以往的习惯,是要回爷爷家住上几天的,今年也不例外。将两床被褥抱上车,趁着天色未晚,一家人,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轰然倒地的细碎回忆浩辰   回不去的过往,回不去的过眼烟云沉淀着碳酸汽水柠檬味的盛夏里。透过少年的白衬衫女孩子的碎花裙,周围相依偎的伙伴又说有笑得师生以及嬉戏打闹的男女。他们形形色色成双成对,而我一人站在人群中,显得不那么合群。我曾走过一段雷禁般的地域,悲伤像是空气中悬浮着的细小微尘。一年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空叹月流祎 时光匆匆的节奏,如水梦幻,交错了故事的对点,岁月流逝的踪迹,在指尖的缝隙里,留下了一串串灰色的眷恋。秋风起,黄叶凋零,这一季终是要结束了,悲凉的画卷,多少的灿烂也再难一说,只余叹息无数,淡淡的徘徊在心底不愿散去。尤叹尘世依旧,往事难回首。问尘世间,几许离愁,悲伤千尺?尽管走出那里已半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西南   我在用越来越少的时间去想你,在每天每天被九节课摧残之后四个小时的晚自习里。我用越来越少的时间想起你,在不同学校四十五公里的距离里。我用越来越少的时间想起你,在分开之后被两年时间冲淡的褪色茶水里。我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语气去描述你,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怀念曾经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庄周梦蝶醉醉   (1) 一跳从窗口跃出,猎猎的风声掩盖了周围的惊呼。救护车的笛鸣声在我耳边渐渐消失,额头上方缓缓流出的鲜红色的液体在地上开出了诡异的彼岸花。我轻扯了一下嘴角,呵我忘了——我是人…… 横竖直直的线条构成了惨白的墙壁,走廊的边上永远摆着两排蓝色的座椅,偶尔走过的白大褂也是脚步匆匆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致高三,毕业季木里。年轮   致高三,毕业季初夏微凉,一如这栀子花下的毕业季,轻暖轻寒。六月,连日缠绵的阴雨,沐浴尽暮春的喧声。而生活又将是一年高考里的起早贪黑,步上毕业季。再带上未被磨灭的梦想,开始了行旅。而你们,又将含苞在校园的一角,往日寒风掩去的锐意,磕绊后,厚积薄发,迎向初升的曙光。熬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是你,青春长安长安  你落在挽起的校服衣袖里,不同的褶皱镶嵌着不同的欢愉;你落在镌刻了励志座右铭的课桌上,谁还记得当初混淆着泪的誓言与热血;你落在充满摩擦律动的节奏中,篮球场上谁与争锋。你落在哪里,你落在挥汗如加冕一样神圣的年代,你落在哭泣似呐喊一样潇洒的时光。敢问你芳名是什么,淡淡的两个字,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我沿途看青春的风景十里红妆   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题记定格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在为中考紧张地做着准备。依稀记得,六月的天气逐渐变热,头顶‘哗哗’作响的电扇,不仅没带来一丝凉意。反而使人心气浮躁。身后的黑板上写着‘离中考还有X天’。那数字从百位变成十位又是个位,每一刻都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