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三个星座是什么座】第十三个星座

高中散文 |

时间:

2020-03-26

|

【www.99888y.com--高中散文】

第十三个星座

 吴百川

青春离散,岁月微茫。
我的世界呈现出迸裂时的光芒,我发现我离真实的生活越来越远。却在举手投足间看见了你的影子,你是我的星座。
第十三个星座。

我发现我离真实的生活越来越远。
年少的迷茫从各种方向侵袭而来,黑色的痕迹驳杂了我的天空。教室里人已散尽,我扶着桌椅,在空荡荡的教室躺下。透过油腻的窗帘和肮脏的玻璃,视线落在遥远的天空。曾经的遐想自那里翩然降落,我现在所处的空间,向天空一样安宁。我柔软的呼吸声,像极了云彩间的耳鬓厮磨。
只要安静,一切都好。

那时是中午,我不得不承认天空很明净,天空的边陲隐匿着一些闪烁的明星。青春的迷茫与困惑和着无名而来的消沉笼罩我,把我抛入了一个充满思考的世界。我开始思考,思考生命,思考生活。
最初只是暴露在困厄中,被突如其来的困惑裹挟。于是被过早地挤入那些让人想不懂的问题。
生活究竟是什么?
我曾这样发问过。我为什么而生?我活着要做什么?从那以后我就陷入了迷茫。人仅仅是因为还没有死才活着的,而活着又不能只为了浪费资源。从此我陷入了思索,不分白天黑夜,各种课我都会抽出一些时间去思考人生。我想我这么热爱胡思乱想又有些神经质,长大后不是成为诗人就是成为哲学家吧。当人生有那么多问题挖掘不清时,我的人生会不会也赴前人的后尘,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冰凉的铁轨?生命究竟是什么?思考这个繁琐的问题让我废掉了好多节竞赛课,老师不停地讲一些我根本不知道的东西。保利不相容原理正当晶胞点阵能价键理论熵变焓变飘然而过,我又不禁发问,人活着难道是为了学这些学了以后一辈子都用不到的东西吗?
真正的人生不应该是我现在的样子。
我的人生太没有目的,太盲目了。青春期的惆怅并非空穴来风,开始思考人生的少年被人生束缚。青春雨季头顶永远不会有艳阳天,那种映射心情的灰蒙蒙的天,永远渲染着欲雨的表情。它的浓雨打翻了它的桃红柳绿,它的愁云挡去了它的雪月风花。等阳光初露,你已不再年少。但即使阳光再次降临,这些问题这辈子也解决不了。
我们只能是愚蠢的爬虫,让上帝一再地欣赏悲剧。生活从未像样过,我那些充满青春骚乱与年少颓废的问题,乖张了它们的想法,它们抽翅长羽,每天不断地向我飞来,溯流成海,等待决堤的那一天。
我也不知道自己何时会崩溃。生活给我的尽是苦恼,但我的生活不能腐烂于生活本身。
我用大衣把自己包裹,让自己与尘世隔绝。为什么我一定要远离人群,去做一个忧伤而孤独的我?我脆弱、我敏感,我承受不了生活的咆哮,那些恶意的人事喷出毒液,侵蚀我的皮肤;流言蛮语如利箭,刺得我血肉模糊。我要保护,我要离开这个伤害我的世界。所以我要孤独。
我曾发誓要离开这里,但我遇到了潮线。

潮线是一个曾经在我小说里出现过的人,那是一个废弃的故事,有一天我重翻,温习了那个少年,自此,你走入了我的生活。

教室里开始喧哗,我走出了教室。
我知道我不属于热闹,但哪里属于我?
颓废地走在校园,尘世边陲的那一隅,绽放出阳光。阳光下,绿树旁,走出一个少年。我见过你,但不是你。
你说你叫潮线,并向我伸出了手。
我想起我的小说里的那个潮线,他单纯而执著,却屡次因爱情而受挫。意想中的结局是让他和女主角在一起。但你和他不同。你们都如潮水边际的那抹白线般纯净,但你更加意气风发,恍若谪仙。
读者啊,你不要觉得这个相遇很奇葩。因为潮线他不是一般人,他是——谪仙。
你如谪仙一般,白衬衫把你闪耀得仙气凛然,但你的表情却没有一点神气。我看着你的脸出神,你的眼底有和我相同的忧伤,我们有着相似的命运。
我狠狠地握住了你的手。

不要觉得我傻,这个选择很明智。从此我多了一个朋友,他叫潮线。我们对彼此述说各自的事,发现惊人的一致。我们有一样的忧伤,一样的命运,一样为这些问题而困惑。你的音容笑貌自此冲进了我孤单的堡垒,我向你敞开心扉。那些疼痛的誓言,兀自的玩笑只不过是自我麻痹,其实我并不喜欢独单,只是我周围的人事教会我封闭自我,教会我断绝交流和沉默。但正如朋友只是弱者聚在一起的借口,我只不过是一粒渺小的尘埃,我也怕孤立。世界教我孤单我又不愿孤单,如此矛盾。
但自从有了你我的开心值飙升,我们时常在一起。多次交流后我发现我们是同类人。我曾问过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敷衍地笑着说心灵感应之类的东西。爱信不信,我是有些相信的。只是到这时为止我还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你究竟是不是我们学校的。可你仙气翩翩,我又不愿把你扯入凡人的世界。但我们都自愿孤单又害怕孤单,不想迷茫但摆脱不了麻木,我们都发现了人生的一系列难题并试图解开它。我们都很矛盾。
每个星期我们都会碰到几次,每次遇见我们都会讨论一些怪人才去想的问题。我们像诗人一样抒发自己的疑问。人为什么要活着?人活着要去做什么?人为什么要去学一些学了也用不上的东西?人真正应该拥有怎样的生活?两个人一起发问,我不再是孤军奋战。以前我总是被那些长着翅膀飞来的问题打得落花流水,现在我有了你,我的战友。和你一起,我觉得我有希望解决这些问题,从此变为一个阳光开朗的好少年。我仿佛看见我们会一起熬过青春的雨季,仿佛会看见烂漫的凤凰花不再溃烂,仿佛会看见朝圣者重新拥有信仰的光芒。自此青春不再忧伤,青春不再是苦吟诗人遗憾的句点,青春不再是载不动的愁。我们一起发问,你给我念一些哲学书里的句子,我们一起写诗,我们还一起翘课去做我们深沉的思想者,仍乐此不疲。我们有十分正当的理由:先想好人生的问题,才能去学这些无谓的知识。我们甚至发过毒誓:一定要一起把这些问题搞懂,不离不弃。如果没有成功的话,就一起……
那个字眼。
那个字眼我已不是第一次想到了。当青春黑色的触手包裹我,我第一次感到迷茫。同时我又站在矛盾的边缘,第一次对生活感到了彻底的绝望。我写好遗书,还把父母叫到学校来见最后一面。我原想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给高楼,但我太软弱了,我被父母阻止住了。从此以后他们不让我再说那个字眼了,而我每每陷入绝望时,总会望着那楼顶出神。
有心理准备,所以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宣誓时比你还虔诚。

但有一件事是,青春永远只是一句口号,它很甜蜜,又很能摧残人心。终于有一天,我们发现彼此问来问去始终没有结果,我们只不过是找到了同病相怜的人的陪伴,我们的发问始终没有答案。那天,你找到我,不再神采奕奕,你眼神中的忧伤变得凌乱不堪,你的脸色像一只受挫的小野兽。你见到我,强颜挤出一个笑,但脸色依然惨白。你什么话也没说,但我全明白了。
是时候履行诺言了。
那时我们已相处了一段时日,我会跟随你。我们一样自愿孤单又不甘孤单,一样迷茫又不甘迷茫。早于众人发现人生和青春的矛盾,却要先于众人踏上不归路。但我无怨无悔。
你带我离开,我离开时像一片安静的羽毛。

冬夜,我们坐在楼顶上紧紧地挤着,你带着两瓶毒药。你向我表达了你的歉意,却依然强调誓言是不容背叛的。没有什么多余的解释,马上我们就会从世上消失。为遵守约定,你我各拿一瓶毒药喂对方喝下。
天空的边陲依稀有明星闪烁。
潮线,虽相识不久,但我不会背叛你!
于是我们都一饮而尽。
是发作得很快的那种药效。扔掉杯子,我们紧紧拥抱,忍受在人世最后不舍的时刻。
你拥抱了我,我们化成了泡沫。
但只有你化作了泡沫。
我看着那团泡沫,问:潮线,你是谁?

我本想抱着你的尸体又哭又闹,但你已化成泡沫,消散在我身边。为什么我去不了,为什么我这么软弱!
原来你到最后也不忍杀死我,我喝的是水,而你喝的是毒药。
这样又只剩我一人落寞,我依然迷茫。
我们步入青春,却过早被推推搡搡地挤入成人的行列,眼前满是迷茫的困惑。我们先于别人去探索,最后却只有这条路。
只是我太软弱。

青春就是一团废纸。

弄不明白没关系,别折腾自己了,好吗?
潮线,你走了。
潮线,我们能得到幸福吗?
潮线,你哭了吗?

我曾想起你和我讨论性格与星座的关系。我们都自愿孤单却又不甘孤单,我们都迷茫却摆脱不了,我们过早起步又追悔万分。我们相同,我们悲伤,我们矛盾。我问你青春就是个玩笑吗。你很认真地回答,不,青春是一团废纸,只是很难抚平罢了。我又问我们的性格与星座有什么关系,你故作高深,说:
“现在很多的星座性格分析都很乱来,别相信它们。我们这么矛盾的性格与目前已知的星座都不对应,我要为我们定义一个新的星座——矛盾座。”
那我们就属于矛盾座了?

天边模糊处终现清晰,众星排列成矛盾聚合的模样。看,矛盾座,潮线,那是你变的吗?

潮线你我相识不久,你却已走入我的生命。我们有着相同的命运,相同的忧伤。我的世界本要崩溃,我本要彻底迷失,你的影子却插手了我的举手投足。虽然我还和以前一样迷茫,一样行走在尘世的边陲,但你让我找到了从属。我不属于热闹不属于孤单不属于迷茫不属于那些学了没用的东西,我属于你,你我都属于第十三个星座——矛盾座。
我给这个矛盾座取了一个呢称,就叫它潮线。我属于矛盾座,我属于你。你是我的星座。

尾声:
等等,潮线,星座是跟出生月份对应的,你几月生的?
潮线:第十三个月。

延伸阅读
改变自己与被世界改变Fearless   周围的朋友常抱怨自己的青春索然无味,很多时候就好似是披着一张十六七岁的皮囊却拥有着六七十的生活。他们觉得自己的青春与理想的意识形态下的青春相比显得四肢无力,毫无发言权。青春意味着年轻的肌肤与容貌,刻意仗势着客观存在而产生单薄的虚荣和优越感,以及在影视作品中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溯流光等待时间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代题记阳光路过指尖,揭下有一页日历,喟叹:又近冬日了。刚过去的几个月快得几乎无法捕捉,明明才黄的银杏,竟已在一场又一场梦间,秃成了沉默。眼稍抬,不复宁静的夜空潋滟着残月的冷光——脑海里便兀地闯进这三个字:溯流光。潺潺的月色流淌,淌到将萎的月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此情无关风与月等待时间  一阵又一阵的秋风,吹尽了满树的金叶,当最后一片随着悠悠的旋律委地时,我发现,那提着裙角的公主——冬——已经翩翩而至。薄薄的日历被撕下一页又一页,早已过了冬至,很快,要过年了。按照以往的习惯,是要回爷爷家住上几天的,今年也不例外。将两床被褥抱上车,趁着天色未晚,一家人,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轰然倒地的细碎回忆浩辰   回不去的过往,回不去的过眼烟云沉淀着碳酸汽水柠檬味的盛夏里。透过少年的白衬衫女孩子的碎花裙,周围相依偎的伙伴又说有笑得师生以及嬉戏打闹的男女。他们形形色色成双成对,而我一人站在人群中,显得不那么合群。我曾走过一段雷禁般的地域,悲伤像是空气中悬浮着的细小微尘。一年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空叹月流祎 时光匆匆的节奏,如水梦幻,交错了故事的对点,岁月流逝的踪迹,在指尖的缝隙里,留下了一串串灰色的眷恋。秋风起,黄叶凋零,这一季终是要结束了,悲凉的画卷,多少的灿烂也再难一说,只余叹息无数,淡淡的徘徊在心底不愿散去。尤叹尘世依旧,往事难回首。问尘世间,几许离愁,悲伤千尺?尽管走出那里已半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西南   我在用越来越少的时间去想你,在每天每天被九节课摧残之后四个小时的晚自习里。我用越来越少的时间想起你,在不同学校四十五公里的距离里。我用越来越少的时间想起你,在分开之后被两年时间冲淡的褪色茶水里。我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语气去描述你,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怀念曾经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庄周梦蝶醉醉   (1) 一跳从窗口跃出,猎猎的风声掩盖了周围的惊呼。救护车的笛鸣声在我耳边渐渐消失,额头上方缓缓流出的鲜红色的液体在地上开出了诡异的彼岸花。我轻扯了一下嘴角,呵我忘了——我是人…… 横竖直直的线条构成了惨白的墙壁,走廊的边上永远摆着两排蓝色的座椅,偶尔走过的白大褂也是脚步匆匆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致高三,毕业季木里。年轮   致高三,毕业季初夏微凉,一如这栀子花下的毕业季,轻暖轻寒。六月,连日缠绵的阴雨,沐浴尽暮春的喧声。而生活又将是一年高考里的起早贪黑,步上毕业季。再带上未被磨灭的梦想,开始了行旅。而你们,又将含苞在校园的一角,往日寒风掩去的锐意,磕绊后,厚积薄发,迎向初升的曙光。熬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是你,青春长安长安  你落在挽起的校服衣袖里,不同的褶皱镶嵌着不同的欢愉;你落在镌刻了励志座右铭的课桌上,谁还记得当初混淆着泪的誓言与热血;你落在充满摩擦律动的节奏中,篮球场上谁与争锋。你落在哪里,你落在挥汗如加冕一样神圣的年代,你落在哭泣似呐喊一样潇洒的时光。敢问你芳名是什么,淡淡的两个字,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我沿途看青春的风景十里红妆   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题记定格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在为中考紧张地做着准备。依稀记得,六月的天气逐渐变热,头顶‘哗哗’作响的电扇,不仅没带来一丝凉意。反而使人心气浮躁。身后的黑板上写着‘离中考还有X天’。那数字从百位变成十位又是个位,每一刻都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5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