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亲母亲】母亲如山

高中散文 |

时间:

2020-01-17

|

推荐访问

【www.99888y.com--高中散文】

母亲如山

肖寒快乐作文培训学校 王老师

女儿八岁了,一脸的稚气,像个糖果一样黏在我的身边,看着女儿撒娇,我八岁时的情景恍若眼前,想起了母亲,我泪流满面。

那一年,国家刚刚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凡家里有年未满十岁的子女,母亲必须节扎。母亲苦苦哀求上门来的妇联主任:“说什么我也不会再要孩子了,绝对不生!”“不生也不行,小燕八岁未满十岁,你必须做手术,不能违反政策!”妇联主任强硬的口气不容质疑。可恨的我拖了母亲的后腿,妇联主任押着母亲去公社做节扎手术,人是走着去的,回来时是抬在单架上回来的。祸不单单出门,就在母亲复养的时候,家里天塌了。40出头的父亲,小学教书,放了寒假,想挣些钱过个好年。于是跟着队里的人拉着架子车外出拉货,谁能料到,冰天雪地,上坡时,路打滑,连人带车翻下了沟,等乡亲赶去,父亲就没有醒来…那个夜里,我终生难忘,门上的狗叫声连成一片,急促促的脚步声涌向我家,来了很多人,表情严肃,我迷迷糊糊中,看着母亲哭成泪人,我趴在窗台上,看见窗外的雪地银亮亮的,进进出出的大人踩的雪生疼,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像睡着了的父亲被停放在院门外,傻傻的我,还不知道从此父亲不会在我额头上亲一亲!

我眼看着,母亲的黑发一夜之间成霜。摆在母亲面前的:四个孩子最大的18,最小的我8岁。三间土坯房,一张债单。母亲做完手术身体尚未恢复,再加上丧夫子幼的打击,如同雪上加霜,一下子卧床不起。年关到了,家家户户张罗着过年,杀猪、买年货、买新衣服,而我们家冰锅冷灶。我们兄妹几个就像失去了领头的羊羔一样无处着落。我时常看见缠着小脚的舅婆,一个人在厨房撩起衣角擦泪,自言自语:“唉!这一伙娃娃咋长大呀?”年三十晚上,母亲居然弹挣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丝,未开腔泪花扑上脸,她缓缓地说:“今儿过年,你爸不在了,还有我,再艰难,日子也要过下去,我一定让你们长大成人,你们都要给我争口气。”在微弱的灯光下,哥哥们眼里都噙着泪,个个哽咽着, 母亲像一座山一样挺立了起来!那一年,母亲三十九岁。

开春了,地里活不等人,减油菜苗、锄草、上农肥,十几亩的责任田,等着母亲一个人伺候,母亲像一头沉默的老黄牛,只知道干活,干永远干不完的活。她没有时间听我撒娇,也没有功夫给我梳瓣子扎头花。晌午时,母亲从地里急急往回赶,要给上学的我们做饭,放下碗,日头正晒,别人都还歇着呢,母亲就下地了,天快擦黑时,再到山坡割蒿草挖枣根,用绳子捆起来,回来要当柴火烧,天黑的看不见人了,母亲才扛着比她还高的柴回来。听见母亲回来了,我就喊叫了:妈,我饿死了,快给我做饭。”“嗯!”母亲用毛巾打打身上的灰尘,一会儿,厨房的风箱就响了……下雨天了,母亲盘着腿坐在炕头上,开始做针线活,打浆糊,粘鞋面,纳鞋底,给我们兄妹做鞋,补丁衣服,缝制棉衣,兄妹多,做的多,都要母亲一针一线的功夫呀!唉!那时,母亲既是男人又是女人。

仲夏的一个晚上,空气中弥漫着潮热混合着晒场麦收的味道,知了也不躁叫了。因为闲得无聊,三个哥哥跟着村里的人去看戏了。家里除了我和母亲,就只有绕着十五瓦灯泡飞舞的小蛾子了,我斜靠着炕头看小人书,母亲在纳鞋底,屋子里静的只听见母亲手中的针穿过鞋底“哧、哧”的声音。也不知几点了,我困的顺炕席倒下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母亲推了我一把:“小燕,院里有贼”。我的心“扑通”一声惊醒了,屋子里一片漆黑,“那咋办?”在我看来,小偷肯定是面目狰狞的,要不就是长着三头六臂,否则不会天黑才出来。我顺着炕席摸索着准备拉灯绳,想用光明吓走恐惧,母亲压着声:“别拉灯,贼会看清只有咱俩的。”啊!我的心跳急剧,跳动的又沉又快,浑身发抖,缩在炕的角落,两行不争气的眼泪也来凑热闹,望着凝固的黑暗,无力无助!就在这时,院子西北角的鸡圈里,鸡“咕咕”的叫,不好,贼要下手了!黑暗中母亲开腔了:“不怕,我有办法。”母亲的话并未止住我如筛子筛糠似的发抖,母亲呀母亲!贼神通广大能翻院墙进来,偷完鸡,再踹门……完了完了!那一刻我让绝望淹没了!母亲说着就跳下炕,站在厢房外的堂屋,假装大声咳嗽了几下:“周利,金利,快点起来,贼娃子偷鸡哩!”说着,母亲拿起门后立着的圆头铁锹朝地上狠狠的铲,发出刺耳的声音,“你俩快点,家伙我准备好了,把这狗娃子的腿给铲断,看以后再敢来?”母亲的叫骂声,铁锹铲地的声音,迅速地搅动了黑夜。半响,鸡圈里的鸡安宁了,不躁动了!母亲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扶着门框以一种胜利的口吻说:“没事了,贼吓跑了!”望着黑暗里的母亲,我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样,好久好久喘不过气来。

一直到大嫂过门之后,家里才有了生机,母亲脸上露出了不多的欢颜。看着女儿,想起母亲,心是酸酸的,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靠着母亲柔弱的臂膀、粗糙的双手,撑起了这个家,养育了四个儿女,日子一天天硬是熬了过来。

都说父如山母如水,在我看来,母亲就是我心中那座伟岸的大山!

延伸阅读
在四季看风景作者 张禄平(一)春天的印象春风轻轻地贴住大海的脸,把海的温柔纳入风的情感。山的那边捎来了,冰雪冻住的问候,都被演绎成水晶般透明的思念。 ­是谁拥有轻柔又结实的心肠,是谁在天空转动温暖又湿润的太阳——是春风选择了飞翔。故乡的种子,在春泥中蠕动。野地上伫立着雪后泥融的希望。 &s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9-18
长笛一声人倚楼(散文)作者:张禄平今年夏天,天空似乎由水做成。那些沾湿、重彩、酥酥软软的腴妍日子,将炽热的情绪泡得柔腻腻的。如期而至的秋天,也多了些透明的粘质。我一向认为,将四季的精神,比附为简约的意象,是一件有趣的事。春天展示出生命的重生,夏季张扬着自然的刚力,冬日是大地在默想。只有秋天,竟使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9-17
风雨罗泉雕花楼张禄平启程去罗泉,路上刮起了大风。远方的天,天边的云,云里的雕花阁楼,都变得飘忽起来。盐神庙地处东大街,其前身是古老的盐业会馆。主殿供奉盐业祖师管仲,对面有一座清代样式的双层大戏楼。主殿屋顶和戏楼檐柱上,镌刻着香花、美卉、祥鸟、瑞兽、山川地理、戏曲人物。风格繁缛,刀工圆融,图案层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9-17
粽香悠悠屠咪咪端午节快到了,自然联想到粽子。我喜欢吃粽子,那香糯绵绵的回忆缠绕着浓浓的亲情、友情、乡情,像梦一样围绕着我,让我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那是1961年的端午节,粮食紧张,物资匮乏。我刚上盛泽中学读初一,星期六我从学校回家蹭吃加油。一进家门就闻到满屋的粽子香!只见奶奶在白茫茫的雾气中忙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9-15
端午记趣子衿今年的端午节在夏至前两天,正处在梅雨季。最舒适的时光已经过去,到端午时节,本来已对节令转换有些麻木了,再加上湿热,对端午节的期待便没有开春和初夏时那样浓烈。然而国人过节,都要让味蕾来加深记忆,端午也是如此。想到这里,那颗不改的“吃心”,不免又活泛起来。不妨说说七都吧,因为那是我故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9-15
一个人的戏夕阳留下的鲜红渐渐地褪去,当一切又跌进黑暗里,只有那一抹苍老的孤独,在那月影的斑驳中,好长,好长……爷爷老了。自己的儿女都已长大成人,就像断线的风筝,一个个在霓虹灯下安家立业。爷爷一个人住在乡下,在那所着陈旧的木房前,爷爷坐在摇椅上,从容不迫地吐着烟丝,而他面前,是那堵爬满青苔的墙。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9-15
洒落在乡间小路上的童年不少人都曾被问及这样一个问题:倘若时光倒流,你最想回到过去哪段时间。倘若是我,必回答约莫七八年前。因为这段时光,一来学业较轻,不似今天这般压力;二来可以频繁探访父辈亲戚所居住的乡下,这在幼年时确为一桩乐事。我出生在城里,算不上大城市,它没有都市的喧嚣繁华,亦无城里人快节奏的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9-15
那些年 忘不了的老师们倾诉人:刘慧匆匆三年,一闪而过,转眼就已各奔东西,高中可能会成为我人生中最宝贵的经历吧。因为中考失利,我来到了吴江中专,一开始我并没有多么喜欢这个学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这里比我想象的要好太多了。现在的我越来越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何其幸运,能让我遇见那么多可爱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9-15
一生要牢记的名言警句彭景这一本书我觉得前言说的最好!许多人都有过共同的经历,那就是一条经典名言对自己的一生产生巨大影响。也许它仅仅是那么简短的几句话,却能改变你的人生观与世界观,会成为你情感路上的知己、生活逆境时的朋友、人生途中的恩师。无数的成功者和优秀人士莫不如此,他们在心中都拥有自己的座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9-15
梦想与家的彼岸张徐嘉(一)是夜,街上很静,没有多少车辆来往,没有机车呼啸而过的声音,没有纷扰的交谈声。它,宛如一条刚刚沉入睡眠的巨龙。转过一条巷子,那里有一间不起眼的酒吧,虽然不起眼,但客人却并不少,在那块地方也算是最有保障最有秩序的一家店了。与街上呈明显对比的,是店内的热闹,穿着时尚的年轻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9-14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