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新年音乐会

【www.99888y.com--高中散文】

新年音乐会

昨晚,一家人参加了一场于国际会议中心音乐厅举办的新年音乐会,担任演奏的是厦门爱乐乐团,指挥当然是著名的郑小瑛。
不管是中国风的《红旗颂》、《边塞音画》,还是世界名曲《蓝色的多瑙河》、《西班牙狂想曲》,乐队在指挥棒下和谐共鸣,时而高亢,时而幽柔;时而婉转流畅,时而起伏跌宕。

但是,感动我的还不是这些,而是站在指挥台上那位头发花白却仍有着强劲身躯的已愈83岁高龄的女指挥家——郑小瑛。 我欣赏她丰沛的情感,欣赏她从容的风度,欣赏她不倦的姿态!要知道,这是一位十几年前就患过癌症的老人!要知道,厦门爱乐乐团,从1997年至今,是她一手哺育并有了如今初长成的美丽容颜!

还不仅仅这样。我还感动于,每个节目开始前,这位早已经拥有了不起的成就的老指挥家,竟拿着话筒,亲自一字一句地讲解即将演奏的乐曲——简单的乐曲背景和演奏风格的介绍,引导着全场听众走入她营造的那个宏大的音乐世界。 作为指挥,她本可以不做这些的,这是多么殷切的一颗心啊!真正把生命融入音乐,真正使音乐成为自己身上流淌的血,那么,弘扬音乐对她来说,就是那么自然而然的责任了!

对这点特别有感触是因为大学时的一次经历。那时,我们有机会观看了一场上海芭蕾舞团的演出。当时这个舞团还是有几个顶尖的演员的,他们表演了一些经典舞剧的片段。因为是面向大学生,所以演出前先有一个知识普及似的演讲,然后每个片段前也都有解说,这样大家就在一定程度上看懂了这种经典的艺术。也是从那时起我对芭蕾舞有了深深的喜爱。

望着老人不时拭汗却依然挺拔的身影,听着老人略带喘息却真诚坚定的声音,我想,虽然那些浅显的音乐常识对这位老音乐家来说实在是太过皮毛,但她的不辞辛苦、不厌其烦,一定会引领很多人亲近音乐, 也一定会使很多人领略到生命中的另一种美好!

延伸阅读
赛骆驼(沈建路)我家是巴里坤的老户,我出生在大河镇,现在虽然已远离了她,但我却总是特别怀念她,尤其是那“赛骆驼”,至今令我怀念万分。每到秋天,那个充满忙碌景象,到处都是金黄色的季节,哈萨克族便从大山中把骆驼、马、牛、羊赶出来,放入收过小麦的麦茬地里。打小我就特别爱骑个东西,先是骑马,马跑的太快、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29
老夫子外传衡丹丹教过我们的男老师大都四十左右,博学、欢乐、诙谐,是我们心中亲密的朋友。今特把他们组合在一起,变成下面一篇趣文,既博读者一笑,更表达我们心中对他们的感激。一、 外号篇老师为男性,四十开外,也许已近五十,他不说我不敢问,眼睛笑眯眯的很斯文的样子,有时竟能哼出很好听的却又不知名的歌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29
四川的广元苍溪是一个多山的地区,那里丘陵起伏连绵,山虽不甚高却深,顺着山间公路往里走,有时几十上百里都很少能看到一个小平原,我的老家就在那深山里。我们世代居住的地方叫“金马村”,据老一代的人讲那个村子在很久以前曾经出现过一匹金马,金马现身的那些年五谷丰登、生活富足,人们就给村子起名为“金马村”。现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29
有残缺,才有真正的美丽无意中,翻起那泛黄的书,从中突然滑落下一片绿叶,舞动着、旋转着轻盈落地。我慢慢俯下身去,轻轻捏起那片薄如蝉翼的脆叶,却只听一声轻响,那叶碎去了一块。拿起那残留的一部分,举在阳光下,却惊异地发现,这叶似乎更美了——多了几分凄美。原本还是普通的落叶,却在那残缺的一刻,凭空多出了几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14
味道(习作)——那只是很普通的,醋与清汤混合的味道。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馄饨店,就在镇口,过了那座新修的桥,几步下坡就能看见。即使在这样一个有些闭塞的小镇里,它也显得那么寒酸,那么不起眼。整个门面是木构的,连块招牌也没有,进门去是方寸之地,两条木椅,几张塑料凳子加上两张小圆木桌,就是待客的地方。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14
守住那份宁静携一缕清风,伴一轮月明,赏一树春色,诉一腔衷情,守住那份宁静,让最初的理想与追求永驻心灵……当梦想与希望在强权面前不堪一击,守住那份宁静,便是守住了精神的黎明。难忘,那凄切啾鸣的寒蝉催人泪下;难忘,那“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不舍;最难忘,是那仕途乖违的才子笔下流淌出的动人篇章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14
别让考题毁了文学闲来无事,随手拿起一本《昆虫记》,随即被它那优美的语言所吸引,诗一般的语句,朴实又不失生动,仿佛把我带入了一个神奇的科学殿堂。正当我陶醉其中,右侧的几行小字却令我哑然失笑:“该句运用比喻,生动形象地写出了蜘蛛的智慧与动作的娴熟。”我愣了愣,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着:“唉,世界名著咋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05
在历史的星空中独自一人,默望着星空。数着一颗颗星星,犹如数着过去的日子。忙碌于学业,奔波于生活,早已习惯于劳累,许久未曾享受过着数星星的乐趣。从东面数到西面,数完了曾经的悲喜,却数不清前路的坎坷。每每想到人生的未来,我便觉得无助而茫然。拼搏过,奋斗过,就一定会拥有无悔的人生吗?我努力,却为何总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05
那里,可以称之为母校故阁旧院倚初阳,忽见恩师意彷徨。莫道半载非长久,如今思来也断肠。乐凯有南北两个校区,我们这一届一直在南校区,但从之后的一届起,初一便在北校区。前天,同学给我打电话说要不要去北校区,找老师们说说话。我答应了。第二天早上,天还未亮,我们在校门口聚齐。原本联系了三十几个同学,却都因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05
不朽之境浙江省乐清中学丹霞文学社 杨一欣在这个世界毁灭之前,人们都在争相预测。这个世界被定义的太大,但所有人都有总结它的野心。这个世界太老了,兴许今天就会灭亡。这种预测就是一种提前销售的彩券,有可能在你的谎言铺开后,它就阴差阳错地跌落在你的臆想之中。但是世界已灭,众生亦绝,预测再对,也无后来人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26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