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想日记_绝响

高一记事 |

时间:

2020-03-26

|

【www.99888y.com--高一记事】

绝响 滕卢涛“嘭……嘭嘭嘭嘭……”远处的山坡上,震天的乐声卷着粗沙砾朝我冲来,我望着那个黑影,缓缓走向这个陈旧的小村。我这次来的目的,是来寻找一门古老的乐器,缶,蔺相如令秦王击缶而歌,至今已有两千多年了吧,然而据说,这儿还留着一位会击缶的手艺人,我想请他出山发扬这门乐器。

进村的时候,缶声未绝,我未敢打扰,向村民问来他家地址,在门前等候。未曾想,我未进门,就被一位老妇拦住了,她说里面绞脸师傅正在忙活呢,等她出来先。“第三贵目周,消灾添福寿;夫妻手牵手,君子是好逑。”我听到一个挺年轻的声音在唱着调子。等了一会,我看到一个人背着一种体型巨大的乐器回来了,没猜错的话,这就是缶了。我连忙走上前去,他示意让我安静,然后走到门口,透过缝隙往里看。

出于好奇,我也趴过去看。里面,一个三十有余的女人,拿着一根细麻线,半蹲着在一个少女面前,中间用一只手拉着,两端分别系在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上,麻线在上面来回搅动,并敷上一种白粉。她的目光专注,像一个朝拜者,额头有汗也不擦,少女脸上的毫毛被麻绳绞了下来,脸越发白净,我想她一定来自江南吧,上下摆动的手臂,如同在摇动乌篷船上的木桨,缓缓穿过青石砌成的桥洞。此时此刻,全世界都是安静的,我只能听到风声,这个看上去无比粗犷的男人,连呼吸都不敢放大,他可能也到江南了吧。

终于,里面忙完了,我说明来意,同时表示希望他媳妇也带着绞脸这门技艺出来发扬。

“媳妇,有客人来了,倒点水来。”他只是朝里面喊了一句。

过了一会儿,他递了我一碗水,说:“小伙子,我和她不会去的。”

“为什么?大叔,这可是在发扬文化呀。”我说。

“什么文化,与我有什么关系?”他淡淡地说。

“话不能这么说呀,击缶是门艺术。”我赶紧说道。

“艺术?你不知道缶是粗野人才会的?”我原以为他们是希望发扬它的,未曾想他态度这么坚决。

“大叔,恕我直言,现在人们不知道缶是粗野还是高尚,但他们喜欢这种新奇的东西,这就够了,咱们别和钱过不去呀。”我只好撇去艺术,难道真有人会喜欢这穷乡僻壤。

“新奇,说得好。”他拿出一支烟枪,大口抽了起来,“你知道吗,我媳妇来这,就是因为没人绞脸了,你们新奇完了呢?”他带着血丝的眼睛看着我。“我们要的是生活,新奇?新奇有什么用,劲一过,再赶我们回来吗?”

他摔门出去,女人赶忙过来,不拦他,只是向我抱歉。“小伙子,别怪他,他只是不想害人了,我也是。”女人对我说,“这门手艺,终究不属于时代了,我们教了下一代,耗了他们的时间不说,若是没人听,没人来,我们不是害了他们吗?既然这样,该没的,让它没吧。”说完,她叹了口气,执拗地转过头。

我站在门槛上,看风沙淹没了眼前,黄蒙蒙一片。

“孩子,走吧。”女人说,“这些老手艺,得靠人捧场,如果有人需要,不用你传播,它也会生长得很好;如果不是,那强留,也留不住的。”

这缶声,看来终成绝响。

我带着遗憾走出了村庄,忽然,山那头,传来一声巨响,“嘭……”漫天黄沙在为它伴奏,这音色像鼓,多了份清脆,时而高亢如白鹤长鸣,时而又如野兽低声嘶吼,其间似乎夹杂着戈戟交错,那是战争前才会有的凝重。打击声越发频繁,男人唱起了不知名的古老歌谣,整个天地都在缶声中战栗了。更远处,女人的声音传来,她应和着男人的乐声,如泣如诉,但又不会停息,如未断的琴弦。这男音如塞北,女声似江南,连起来,就是大半个古中国。

我回头,看着风卷黄沙,扑面来,闭眼,谛听这缶声,嘭……嘭嘭嘭嘭,我笑了,有风在,它绝不会成为绝响的。
延伸阅读
又是南瓜香陈子涵山边的那晕落日近了,可怕的黄昏正如一场瘟疫,向我靠近,将我吞噬。食堂里人少得可怜,看看手表,5点半了,时间就是过得这么快,丝毫不给你喘气的机会,我打好菜,转向盛汤桶,眼睛余光刚瞥见那片金黄,心就颤了一下,眼眶温热,南瓜汤,是南瓜汤!又是南瓜汤,虽然没有外婆做的糯米团,但那颜色记事 -高一记事
2020-04-26
烟囱浙江省乐清市乐成寄宿中学高一(A2)班 徐章铭阿梅很喜欢烟囱。阿梅总是喜欢在正午和傍晚的时候,爬上村里最高的草垛,坐在金黄松软的稻草上,看着一缕缕青烟准时从各家各户屋顶的烟囱里冒出来。她看着一缕缕青烟在空中幻化出一个个模糊的形象,像婀娜多姿的舞女,又像正在施展七十二变的孙悟空……有时,她淘其它 -小说
2020-04-22
你看不到的事浙江省乐清市乐成寄宿学校高一 林劲博门开了,几个陌生人走进了来,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隐约的,我看见一个貌似头儿的打个响指,两个大汉将我扛起,他们努力想让我站起来。但不行了我感到双脚无力已经被打残了。他们将我拖到头儿的面前。我艰难地抬头看着这个头儿,我看到的目光里有不屑,有憎恶。我突然想其它 -小说
2020-03-27
绝响 滕卢涛“嘭……嘭嘭嘭嘭……”远处的山坡上,震天的乐声卷着粗沙砾朝我冲来,我望着那个黑影,缓缓走向这个陈旧的小村。我这次来的目的,是来寻找一门古老的乐器,缶,蔺相如令秦王击缶而歌,至今已有两千多年了吧,然而据说,这儿还留着一位会击缶的手艺人,我想请他出山发扬这门乐器。进村的时候,缶声未绝,我未敢记事 -高一记事
2020-03-26
忘不了那一次那是一个春天,那是一个有新鞋子的春天,那个春天很美。——题记这一天,老师的课如啃窝窝头般的无味。一节课下来,很多同学就作鸟兽散,夹带口哨声和欢呼声。我很无聊地走出教室。这时,迎面走来了大头和大脚。大头痞痞地说:“哈罗,我们去看拍电影吧。大脚叉开他穿着白球鞋,说:“哈罗,我们去看拍电记事 -高一记事
2020-01-15
童年的影子昨天晚上和妈妈一起赴宴吃酒,酒席上认识了一个小女孩子,因为还在放暑假,所以她和我说她再开学就是四年级的学生了。也许女孩子天性本就很烂漫,而我又是一个温和可亲的大姐姐,没用多长时间我们就打成一片,熟络得呆在一起没完没了地傻笑…… 小孩子嘛,在酒席上总是会坐不住的,没多久就跑过来拉我要我陪记事 -高一记事
2019-12-27
终于,我读懂了你家里小工厂刚开业那会儿,爸爸特请你来守门。那日晌午你便到岗——老远看见一尘色灰夹袄拖着一个编织袋和一提塑料大桶装的高粱烧,从大门那边闷着脑袋挺进来。“来了!”爸爸赶紧出去迎接来人,我愣愣地尾随,近距离地认识了你。听爸爸介绍你原来是姥爷的胞弟,但我硬是不相信身为仁心医者的姥爷怎记事 -高一记事
2019-12-27
照亮心田的阳光最初于她的记忆充斥着浓烈的医用消毒水的味道。那年幼时的我是最畏惧这气味的,因为闻到这气味的下一秒,身上某一处就被一只手擦上凉飕飕的液体,旋即一根银针就会毫不客气的长驱直入了。我怕针,我怕打针。可是多病的我却总是摆脱不了注射的厄运。那日,被父母强带那支巨大的红十字架下,我又开始哭记事 -高一记事
2019-12-27
虎纹猫——笨笨系列五六 (五)事情这样结束,也就罢了。第二天晚上,大伙儿都在吃晚饭,吃好的也坐着闲聊。我眯着眼睛,养精蓄锐,准备今晚出去走走,家里太闹腾了,不习惯。没想到,昨日来过的一高一矮两只狗狗又来了。我担心起来,他们会不会再来寻衅滋事呢?于是,我提高了警惕,盯着那两只尤物的动静。大黄其它 -小说
2019-12-06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中秋,今又中秋,天上明月分外圆月儿像一位姗姗来迟的妩媚少女,把清朗朗的光晕播撒下来,满院子一片晶莹,庭院中槐树上的花儿披上一层圣洁的白纱,空气里弥漫着沁人心脾的幽香。月儿渐渐升上了高空,如浩浩天地间的一面镜子,那么的皎洁,那么的宁静,人们沐浴在这月色下,享受着月色的爱抚,一切记事 -高一记事
2019-12-04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