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马村站】金马村的竹林

高中散文 |

时间:

2020-05-29

|

推荐访问

【www.99888y.com--高中散文】

四川的广元苍溪是一个多山的地区,那里丘陵起伏连绵,山虽不甚高却深,顺着山间公路往里走,有时几十上百里都很少能看到一个小平原,我的老家就在那深山里。

我们世代居住的地方叫“金马村”,据老一代的人讲那个村子在很久以前曾经出现过一匹金马,金马现身的那些年五谷丰登、生活富足,人们就给村子起名为“金马村”。现在的金马村自然是不会有什么金马,然而老百姓的生活比任何时候都富足、都幸福。

我想关于“金马”的现身,那是古代人民生活痛苦时的美好想象罢了。现在我的爷爷奶奶还在金马,我离开它已有五年了,可是每到暑假,我都能回去一趟,在家里和爷爷奶奶生活一段时间。

爷爷奶奶现在不在村里住,住在竹山里。我刚一出生时爷爷就承包了村里的一座荒山,据爸爸说那时山上只是一些野草和低矮的灌木,后来爷爷奶奶开始在山上种竹子,竹子不但易活而且还能自动成林,五年前竹子已成林了。爷爷种的是那种叫“斑竹”的,两三年就能长成啤酒瓶子般粗细,那竹子可以做建材、砍伐后要货的人很多,只是爷爷舍不得卖,要等竹子长满整座荒山后再出售。

去年暑假我回老家,到了村里下车后、我背上书包、提着从新疆带回去的土特产向深山中的爷爷家走去。

山中小路很窄,山上长满了各种树,竹子间杂其间,走了很长时间,我终于来到了爷爷承包的竹山,我的心情一振,向山上看去,竹林苍翠繁茂,爷爷的三间石头房子坐落在竹林中最茂密的地方,房子前爷爷用石板铺一块宽,长的小院坝,院坝中摆着一张竹桌、四个小板凳,一张大竹床摆在最东边,上面吊着蚊帐。

我的到来为爷爷奶奶增添了异常的惊喜。晚上跟着爷爷奶奶睡在大竹床上,白天跟着爷爷钻竹林。爷爷给竹林松土、打药、除虫,巡视竹林,尤其是雨后要多巡视,预防那些嘴馋的小动物啃食竹笋,竹笋特别鲜嫩,有小碗一般粗,爷爷曾专门给我采了一个做给我吃,我说不出是什么味道,只觉得爽口。楠竹的笋芽往出冒时是有规律的,它们往往是顺着一条根往出长,只要找到了一个,找着竹根,往外挖,很快就能找到第二个,毁掉一颗竹笋,就等于砍掉了一颗粗大的竹子,尽管七月很少有竹笋长出,但竹林里还是吸引了很多动物前来觅食,所以我一回来就给爷爷当小尾巴,有时爷爷忙,我就自己巡山,看到那些动物就大喊一声,往往吓得它们落荒而逃。

我在竹林中最爱做的事是捉“竹鼠”,那是一种小动物,春夏秋竹林中有许多植物供它食用,可是到了冬天没有食物时它往往会啃食嫩竹的根,因此爷爷也时常抓它们。竹鼠胖乎乎的住在洞里,找着洞口往里挖,一般都会有收获,然而那样会毁掉很多植物,因此爷爷一般不那样做,而是用细铁丝做一个套,放在洞口,这个方法很好用,我们往往从套上取下竹鼠,爷爷提回家扒下皮,炸、烤、炖、煮都行,味道很美。

竹林里还能采到蘑菇,金马的天空经常会落雨,即便是七八月份也是如此,几十朵云彩飘过来盖住了竹林,没有雷声、没有闪电,只是感觉天和地全是湿的。有时也会下雨,一两天才晴,云去天晴,这时快往竹林跑,那些木耳、蘑菇都长出来了,我把这些事说给新疆的同学听,他们认为我说着玩的,然而这是真的,尤其是那些各种形状的蘑菇,采回来洗净做菜,至今都使人思念万分。

竹林里还有很多药材,我不认识,可爷爷都认得。爷爷采回很多草药晾干,一般的病根本不用上医院,捡几味一熬,一喝病就好了,多余的,爷爷有时还下山送给亲朋好友。

一眨眼的功夫就到八月二十号了,要开学了,爷爷奶奶送我下山回新疆,一路上嘱咐我要听父母的话,嘱咐我要好好学习,嘱咐我第二年暑假回金马陪他们,我一一都答应了。临上汽车前我还是问爷爷,这个村为什么叫“金马村”,爷爷拉着我向远方指点着说:“你看爷爷的竹山是马头,向着东方,西边矮一些的山是马身、马尾。”我顺着爷爷手指的方向看去,猛然发现远处的群山真的象一匹巨大的马,只是颜色是绿的,“金马应该是黄的,不应是绿的,”“二十五年前是黄的,是荒山,很少有植物,现在荒山都承包了,种了竹子,种了树,所以‘金马’变成‘绿马’了。”

我明白了,我上了汽车,回到哈密。现在我经常怀念金马村,怀念爷爷的竹林。

评价
本文小作者写了自己的一段真实的生活经历,我们从她的叙述中看到了金马村的竹山、竹林、竹笋、竹鼠、蘑菇、药材,看到了勤劳能干、为美好生活而辛勤劳作的爷爷、奶奶。文章生动感人,生活气息浓厚,既写出了改革开放后家乡的巨大变化,也表达了小作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情。

延伸阅读
赛骆驼(沈建路)我家是巴里坤的老户,我出生在大河镇,现在虽然已远离了她,但我却总是特别怀念她,尤其是那“赛骆驼”,至今令我怀念万分。每到秋天,那个充满忙碌景象,到处都是金黄色的季节,哈萨克族便从大山中把骆驼、马、牛、羊赶出来,放入收过小麦的麦茬地里。打小我就特别爱骑个东西,先是骑马,马跑的太快、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29
老夫子外传衡丹丹教过我们的男老师大都四十左右,博学、欢乐、诙谐,是我们心中亲密的朋友。今特把他们组合在一起,变成下面一篇趣文,既博读者一笑,更表达我们心中对他们的感激。一、 外号篇老师为男性,四十开外,也许已近五十,他不说我不敢问,眼睛笑眯眯的很斯文的样子,有时竟能哼出很好听的却又不知名的歌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29
四川的广元苍溪是一个多山的地区,那里丘陵起伏连绵,山虽不甚高却深,顺着山间公路往里走,有时几十上百里都很少能看到一个小平原,我的老家就在那深山里。我们世代居住的地方叫“金马村”,据老一代的人讲那个村子在很久以前曾经出现过一匹金马,金马现身的那些年五谷丰登、生活富足,人们就给村子起名为“金马村”。现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29
有残缺,才有真正的美丽无意中,翻起那泛黄的书,从中突然滑落下一片绿叶,舞动着、旋转着轻盈落地。我慢慢俯下身去,轻轻捏起那片薄如蝉翼的脆叶,却只听一声轻响,那叶碎去了一块。拿起那残留的一部分,举在阳光下,却惊异地发现,这叶似乎更美了——多了几分凄美。原本还是普通的落叶,却在那残缺的一刻,凭空多出了几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14
味道(习作)——那只是很普通的,醋与清汤混合的味道。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馄饨店,就在镇口,过了那座新修的桥,几步下坡就能看见。即使在这样一个有些闭塞的小镇里,它也显得那么寒酸,那么不起眼。整个门面是木构的,连块招牌也没有,进门去是方寸之地,两条木椅,几张塑料凳子加上两张小圆木桌,就是待客的地方。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14
守住那份宁静携一缕清风,伴一轮月明,赏一树春色,诉一腔衷情,守住那份宁静,让最初的理想与追求永驻心灵……当梦想与希望在强权面前不堪一击,守住那份宁静,便是守住了精神的黎明。难忘,那凄切啾鸣的寒蝉催人泪下;难忘,那“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不舍;最难忘,是那仕途乖违的才子笔下流淌出的动人篇章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14
别让考题毁了文学闲来无事,随手拿起一本《昆虫记》,随即被它那优美的语言所吸引,诗一般的语句,朴实又不失生动,仿佛把我带入了一个神奇的科学殿堂。正当我陶醉其中,右侧的几行小字却令我哑然失笑:“该句运用比喻,生动形象地写出了蜘蛛的智慧与动作的娴熟。”我愣了愣,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着:“唉,世界名著咋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05
在历史的星空中独自一人,默望着星空。数着一颗颗星星,犹如数着过去的日子。忙碌于学业,奔波于生活,早已习惯于劳累,许久未曾享受过着数星星的乐趣。从东面数到西面,数完了曾经的悲喜,却数不清前路的坎坷。每每想到人生的未来,我便觉得无助而茫然。拼搏过,奋斗过,就一定会拥有无悔的人生吗?我努力,却为何总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05
那里,可以称之为母校故阁旧院倚初阳,忽见恩师意彷徨。莫道半载非长久,如今思来也断肠。乐凯有南北两个校区,我们这一届一直在南校区,但从之后的一届起,初一便在北校区。前天,同学给我打电话说要不要去北校区,找老师们说说话。我答应了。第二天早上,天还未亮,我们在校门口聚齐。原本联系了三十几个同学,却都因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05
不朽之境浙江省乐清中学丹霞文学社 杨一欣在这个世界毁灭之前,人们都在争相预测。这个世界被定义的太大,但所有人都有总结它的野心。这个世界太老了,兴许今天就会灭亡。这种预测就是一种提前销售的彩券,有可能在你的谎言铺开后,它就阴差阳错地跌落在你的臆想之中。但是世界已灭,众生亦绝,预测再对,也无后来人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26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