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悔什么当初|当初·现在·原来(一)

高中散文 |

时间:

2020-03-27

|

【www.99888y.com--高中散文】

当初·现在·原来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还会再有吗?
伊始
那是一次咖啡厅的邂逅。
我趁着周末,屁颠儿屁颠儿的拿着新发的零花钱走进家附近最奢侈的咖啡厅,点了一杯和往常一样的黑咖啡。那熟悉的苦涩又一次爬上我的舌尖,但我却对着金钱的烘托异常满足。
“小妹妹,你不会喝咖啡吧。”那个太阳一样的笑脸,我目光呆滞的望着他。
“谁说的,你才不会喝呢,我不会喝花这么多钱来干嘛啊!”我反驳道。
他只是泯然一笑,然后在我旁边坐下,点了一杯果汁,拿出一本《水浒传》,便看了起来。
“切,你才是真的不会喝咖啡呢,来这里喝果汁!”我讥讽般的说道,心里是一阵酸楚——我可能说的太过分了吧。
他看了一眼我,嘴角微扬一下,便转过头去,又看起那本《水浒传》。
“水浒传,你几年级啊,现在才看!”我仿佛是要找茬的,实际上呢?
“你看过?”他那时候瞪大了眼睛,故作惊讶的问我,我知道他是装的,他如果拆穿他,我又貌似会很尴尬。
“呵呵。”我故作轻蔑的糊弄了过去。
我又抿了一口咖啡,这次真的让我感觉五官都揉成了一团。我急忙把头转向他——幸好他没看过来,我侥幸地想。
从今以后
我经常来到咖啡厅,但渐渐的不点黑咖啡了,不仅是因为口袋里的钱像是退去的潮水,更是因为心底有一种声音,那个与顶针相对背道而驰的声音。
这次他拿的书是《西游记》。
“咳咳,摆脱,小弟弟,你四大名著之前都没看过!”我故意提高声调,但想到这是咖啡厅,又低下头来。
“我高二。”
我有点恼火,因为很少有人会把我的话心不在焉的来听。对于这种人,如果是同学或朋友,我会直接说出绝交,但对于他,我一时无言以对。我知道是不是只是单纯的因为我们还不够熟。
“我说的是......”现在才发觉,其实我也没说什么值得他回复的。
“我有在听,”他转过来匆忙一笑又转过头去,“我是在回复你的‘小弟弟’。”
“那种东西有什么好回复的。”但我的心里却不想嘴上说的那样,早已泛起了涟漪,其实,他已经很认真地在听我说话了。“不过你就那么记得看这本书吗,我直接把里面讲的告诉你好了那。”
“你几年级?”他突然放下书,转过头来甚是仔细的盯着我。
不知为什么,我倒是因为这一盯有点不好意思直视他,我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微微发烫。
“初二。”我感觉声音低了下来,整个世界变得格外宁静,又让人感觉异常纷杂。我耳畔嗡嗡作响,仿佛等了很长时间,但终归是没有人回应。
“初二啊。”他说得很慢,好像是在教我读这几个字。
我偷偷瞥了一眼他,但他只是把头放在了书里,我知道他又没心在听我讲话,我叹了一口气,便自顾自的发呆起来.....
之后的之后,他陆续拿来了《红楼梦》《水浒传》然后是《探索星空的秘密》,那是我刚觉得他有点正常,不过他又马上搬来了《中国上下五千年》。
我有种无奈,但又没有源头。
那一次
初二的期末那段时间,我便没有再去咖啡厅了。一是母亲不再想让我乱用钱了,二是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去咖啡厅的路上。但每到深夜,总有种隐隐的痛楚,源于心上,可我明明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懂,也永远无法懂。
暑假来了,我有一次去了咖啡厅。
是的,世间总是会有一些事情靠的是机缘巧合,有时我们很想去干些什么,才发现自己是失败的,在现实面前其实无法匿藏,更难以决定什么。
连续三天,我只是一次次的失望,但碍于面子,钱包终于退潮了。
“最后一次。”我拿着向母亲预知的零花钱,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有一次打开了咖啡厅的门。但顿时我迟钝了,因为我仿佛透过门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但是我知道,门里面同样看得见外面,如果离开,下次又怎么好意思再来呢?我捏紧口袋,钞票一斤
延伸阅读
松鼠伴行刘先平那天行走在黄山间,看到三四只小松鼠正争夺一只松果。只见一只大眼圈松鼠将蓬松的尾巴一转,奇了,方向立刻改变,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松果抢到爪中。谁知头顶上突然降下一只体格健壮的大松鼠,左爪伸向松果,右爪用力一掌,将“大眼圈”打落树下,闪电般地飞窜至森林深处……大眼圈躺在地上,神情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春雷,惊出一朵朵思念眼泪成诗   春雷,惊出一朵朵思念 潮湿一颗心,覆盖一段情。 唯见春雷划破长空,惊出一朵朵思念。傍晚,适才被淅沥春雨冼过的漫漫长街,疏觉暗香,正欲铺续一季花的往事,把流年彼端的守望,憔悴成一纸素笺,不料,几声春雷横空掠过,徜徉于街角的心,顷刻间,堆砌成一朵朵的思念,把洗尽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筒子楼里的女人 郑倩倩夜凉,树梢隐隐悸动。拐角处的筒子楼被夜的边际慢慢包裹,让人分不出棱角。屋顶的钢筋在苍白的月光下泛着斑斑锈迹,连月光也含着锈味。筒子楼里只有女人这一户亮着微弱的黄光,似乎女人与这光一般无力。暗淡的灯光硬撑到天亮。女人费劲地撑着腰,挺着快满十月的肚子。女人爱吃辣,她觉得自己怀的是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我的少年贝小纾  我放下了手中的书,脑子里乱乱的,充满了对那个少年的幻想。我的少年,你在哪里啊?于是我走出教室看看能找到什么关于那个少年的踪迹。(一)其实我真是太无聊了,不就是因为学习部上心所以脑子里才塞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要写出来吗?如果我一心只读圣贤书,会这样吗?可是我不希望我的脑子里只塞满单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那些被赋予爱的花朵锦年雨过后的街道有一种很清新的泥土气息,那是小镇特有的味道。我独自一人漫步在雨后空旷的街道上,被雨水洗过的马路在午后的阳光里闪着淡淡的金色光芒。有年轻的少年骑着单车意气风发,穿过一条又一条街巷;也有热恋中的情侣手执玫瑰,荡过一道又一道花阴。我路过他们如此美好而幸福的人生,自己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旅行就像一场私奔说走就走  时常都如此,想说的有很多很多,可就是不知道从何说起。这是个迷人的指向,有着现代文人名士惬意且中意的闲逸生活。这里酝酿和升腾出中国近现代新城市文化的繁花似锦,曾缱绻和旖旎过多少厦门故事,种种风物已经被海浪拍打和海风吹拂历练为厚重的文化符号和清新的文艺地标。风过处,无论是过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全部嗜夕城 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小歌的时候是一个夏天的夜晚,我记不清是七年前还是八年前。【开头·颜】今天我和妈妈一起伴着嘈杂的蝉声在街上闲逛,身边的人们来往匆匆,没有一丝停在这燥热环境里的意思。我牵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很快,我的目光被路边的宠物店吸引住了,不是因为那些活蹦乱跳的毛茸茸的生物,而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独角戏宇言   这是一人的战场,这是一人的戏。 ——前记他堂堂一代霸主就要葬身于此了吗。云压冽矣,空气浊得令人作呕。犹无一丝微亮能落下,此定须铩羽而归了吧。夜,寂寥。虞姬伴我左右只是怆怀悲寥。夜闻楚歌,我叹那刘邦竟也有如此豪略。哀大势已去,我怅这厮项羽也会儿女情长。看虞姬已有落泪之状,我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银行卡空屋男孩 学校很大气地要帮我们办银行卡,说,在这个时候办会比自己去要方便得多。同学们半信半疑把身份证的资料交上去,果不其然,不久之后那崭新的银行卡真的来到我们手中,只是这卡不完美,需要我们自己去把它激活,才功德圆满。我初三时就已有办卡之心,怎奈囊中羞涩,就那一点钱,实在不好意思劳烦银行工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我学游泳空屋男孩 我的游泳技术向来是我引以为傲的,前几年和住在附件的伙伴去水库玩,实在是骄傲死我也。看得他们一个个手足无措的摸样,我游得也着实畅快吗,当我在水里四处游来游去时,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我是怎么练成这副本领的。回到家后,我花了些时间整理下思绪,然后便想写这篇文章,将来就算自己看着,也有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06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