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石国鹏_诗国

高中散文 |

时间:

2020-01-16

|

推荐访问

史国良 十国

【www.99888y.com--高中散文】

诗国

1260 曾繁宇

穿越千年的寻觅,故时诗国,已如梦而去。千年后,我在这里,蘸着内心的感慨,体会着那诗国的遗风。

—题记

在中国古代,唯唐代以诗盛名,称唐为诗国,是一点也不为过。在《全唐诗》中,在诗国的盛衰中,体会诗国故时的风姿,用心灵去祭奠那千年的诗坛。在心静后,倾心聆听着那只属于诗国的华丽乐章。

忽听有人仰天长吟:“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细看吟诗者,正是初唐四杰之一—王勃。在那个没有机动交通工具的唐代,在那个催人泪下的离别之处,面对即将远去,而且今后可能再无法相见的友人,他相信离别的人只是相隔于海天之内,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不会受这空间与时间的限制。他以他超时代的撼音,真冲云天的豪情来告诉友人,即使相隔千里之外也还在这个世界上,人们并没有”分离”开来。因为有他的豪情,诗国的独有光芒才逐渐变得明亮。

在盛唐的春风吹响神州的的时,在那玉门关内外的百万将士,却只能天天望雁思乡,“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在黄沙之上,王昌龄与岑参正在用寸笔书下那属于塞上的沉默。那金光夺目的金銮殿,如何能感受到塞北的荒野;那玲珑小巧的江南楼阁,如何能体会到沙漠的悲凉;那些十年寒窗的书生,如何能读懂戌夫的苦闷。夕阳下,那朵朵的红云,早已染上了对家的思念。蓦然,一只孤烟掠过这片死寂,悲唳一声,是对戌夫心灵的震憾,“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只是那些将军想博取功名的话,戌夫渴望回家 ,渴望和平。在建功立业面前,他们更想着回家,思念着家乡的父老乡亲。可是也随着这一声鹤唳,戌夫突然在思念中被惊醒回来了,放眼望去,依旧是那只孤零零的破旗,在夕阳下,随着黄沙无方向地飞舞。

在榭台之上,一人身着素衣,酒后大醉之时,他弃箸于地,长吟一首行路难。此时,青山为之崩塌,江水为之断流;池水此时,时间戛然而止。对于前途失望,他没有绝望,他不选择堕落,他不甘心日日做一个在饮酒赋诗的侠客他要建功立业。他用惊天地,泣鬼神的笔书下“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那直窜高空的蜀山,在他面前,只若等闲。但他又一次次绝望的选择不事权贵。他就在建功立业和行侠中徘徊,那个行笔潇洒自如的李太白,就在这飞泻而下的瀑布面前一次次的叹道:“千秋功名,何时方了!”末了,是诗国的沉默。

终于,在天宝年间,由于统治者的挥霍享受,盛唐已是外强中干,被安史之乱血与雨的冲刷,立即从强盛堕入无底的泥,诗国开始衰败下去了。面对山河破碎的诗国,一个老人在峰顶叹息:“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他不敢想象长安城的破败,他更不敢想象那个曾经在泰山上唱“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杜子美。国家衰败而报国无门,是对他这样爱国的壮士的巨大创伤。白发苍苍,举目之下,祖国山河破碎,谁去重整山河?他在山顶上拄杖远眺,任老泪纵横。夕阳下,是他佝偻的背影,久久伫立在山顶。

到了晚唐,诗国已被藩镇分割得七零八落,但诗人依旧不减当年的风流。在那个难眠的夜晚,李商隐正在独对残烛。忽然,烛光跳动了一下,一只孤蛾被烛火烧焦了,掉在了桌上,没有响声,依旧是那么安静。他被触动了心弦,无意中吟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罢了,已是泪流满面。窗外月光依旧,可不久即被乌云驱散了,乌云散去,月已走过柳梢,到了古寺后面。他明白了,月也是不懂人情的,与月诉心中,可月也悄悄地走了,唯有这身前的微亮的烛光懂得相思之心。她想起当年与她共剪西窗烛的情景,可如今佳人不在,只有他自己剪烛了。那一夜,他在绵绵思念中,对烛难眠。不知何时,夜半钟声响起。

在诗国的梦里,我合上《全唐诗》,只有对诗国岁月蹉跎的无限感慨。

延伸阅读
赛骆驼(沈建路)我家是巴里坤的老户,我出生在大河镇,现在虽然已远离了她,但我却总是特别怀念她,尤其是那“赛骆驼”,至今令我怀念万分。每到秋天,那个充满忙碌景象,到处都是金黄色的季节,哈萨克族便从大山中把骆驼、马、牛、羊赶出来,放入收过小麦的麦茬地里。打小我就特别爱骑个东西,先是骑马,马跑的太快、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29
老夫子外传衡丹丹教过我们的男老师大都四十左右,博学、欢乐、诙谐,是我们心中亲密的朋友。今特把他们组合在一起,变成下面一篇趣文,既博读者一笑,更表达我们心中对他们的感激。一、 外号篇老师为男性,四十开外,也许已近五十,他不说我不敢问,眼睛笑眯眯的很斯文的样子,有时竟能哼出很好听的却又不知名的歌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29
四川的广元苍溪是一个多山的地区,那里丘陵起伏连绵,山虽不甚高却深,顺着山间公路往里走,有时几十上百里都很少能看到一个小平原,我的老家就在那深山里。我们世代居住的地方叫“金马村”,据老一代的人讲那个村子在很久以前曾经出现过一匹金马,金马现身的那些年五谷丰登、生活富足,人们就给村子起名为“金马村”。现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29
有残缺,才有真正的美丽无意中,翻起那泛黄的书,从中突然滑落下一片绿叶,舞动着、旋转着轻盈落地。我慢慢俯下身去,轻轻捏起那片薄如蝉翼的脆叶,却只听一声轻响,那叶碎去了一块。拿起那残留的一部分,举在阳光下,却惊异地发现,这叶似乎更美了——多了几分凄美。原本还是普通的落叶,却在那残缺的一刻,凭空多出了几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14
味道(习作)——那只是很普通的,醋与清汤混合的味道。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馄饨店,就在镇口,过了那座新修的桥,几步下坡就能看见。即使在这样一个有些闭塞的小镇里,它也显得那么寒酸,那么不起眼。整个门面是木构的,连块招牌也没有,进门去是方寸之地,两条木椅,几张塑料凳子加上两张小圆木桌,就是待客的地方。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14
守住那份宁静携一缕清风,伴一轮月明,赏一树春色,诉一腔衷情,守住那份宁静,让最初的理想与追求永驻心灵……当梦想与希望在强权面前不堪一击,守住那份宁静,便是守住了精神的黎明。难忘,那凄切啾鸣的寒蝉催人泪下;难忘,那“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不舍;最难忘,是那仕途乖违的才子笔下流淌出的动人篇章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14
别让考题毁了文学闲来无事,随手拿起一本《昆虫记》,随即被它那优美的语言所吸引,诗一般的语句,朴实又不失生动,仿佛把我带入了一个神奇的科学殿堂。正当我陶醉其中,右侧的几行小字却令我哑然失笑:“该句运用比喻,生动形象地写出了蜘蛛的智慧与动作的娴熟。”我愣了愣,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着:“唉,世界名著咋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05
在历史的星空中独自一人,默望着星空。数着一颗颗星星,犹如数着过去的日子。忙碌于学业,奔波于生活,早已习惯于劳累,许久未曾享受过着数星星的乐趣。从东面数到西面,数完了曾经的悲喜,却数不清前路的坎坷。每每想到人生的未来,我便觉得无助而茫然。拼搏过,奋斗过,就一定会拥有无悔的人生吗?我努力,却为何总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05
那里,可以称之为母校故阁旧院倚初阳,忽见恩师意彷徨。莫道半载非长久,如今思来也断肠。乐凯有南北两个校区,我们这一届一直在南校区,但从之后的一届起,初一便在北校区。前天,同学给我打电话说要不要去北校区,找老师们说说话。我答应了。第二天早上,天还未亮,我们在校门口聚齐。原本联系了三十几个同学,却都因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5-05
不朽之境浙江省乐清中学丹霞文学社 杨一欣在这个世界毁灭之前,人们都在争相预测。这个世界被定义的太大,但所有人都有总结它的野心。这个世界太老了,兴许今天就会灭亡。这种预测就是一种提前销售的彩券,有可能在你的谎言铺开后,它就阴差阳错地跌落在你的臆想之中。但是世界已灭,众生亦绝,预测再对,也无后来人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4-26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