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石国鹏_诗国

高中散文 |

时间:

2020-01-16

|

推荐访问

史国良 十国

【www.99888y.com--高中散文】

诗国

1260 曾繁宇

穿越千年的寻觅,故时诗国,已如梦而去。千年后,我在这里,蘸着内心的感慨,体会着那诗国的遗风。

—题记

在中国古代,唯唐代以诗盛名,称唐为诗国,是一点也不为过。在《全唐诗》中,在诗国的盛衰中,体会诗国故时的风姿,用心灵去祭奠那千年的诗坛。在心静后,倾心聆听着那只属于诗国的华丽乐章。

忽听有人仰天长吟:“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细看吟诗者,正是初唐四杰之一—王勃。在那个没有机动交通工具的唐代,在那个催人泪下的离别之处,面对即将远去,而且今后可能再无法相见的友人,他相信离别的人只是相隔于海天之内,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不会受这空间与时间的限制。他以他超时代的撼音,真冲云天的豪情来告诉友人,即使相隔千里之外也还在这个世界上,人们并没有”分离”开来。因为有他的豪情,诗国的独有光芒才逐渐变得明亮。

在盛唐的春风吹响神州的的时,在那玉门关内外的百万将士,却只能天天望雁思乡,“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在黄沙之上,王昌龄与岑参正在用寸笔书下那属于塞上的沉默。那金光夺目的金銮殿,如何能感受到塞北的荒野;那玲珑小巧的江南楼阁,如何能体会到沙漠的悲凉;那些十年寒窗的书生,如何能读懂戌夫的苦闷。夕阳下,那朵朵的红云,早已染上了对家的思念。蓦然,一只孤烟掠过这片死寂,悲唳一声,是对戌夫心灵的震憾,“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只是那些将军想博取功名的话,戌夫渴望回家 ,渴望和平。在建功立业面前,他们更想着回家,思念着家乡的父老乡亲。可是也随着这一声鹤唳,戌夫突然在思念中被惊醒回来了,放眼望去,依旧是那只孤零零的破旗,在夕阳下,随着黄沙无方向地飞舞。

在榭台之上,一人身着素衣,酒后大醉之时,他弃箸于地,长吟一首行路难。此时,青山为之崩塌,江水为之断流;池水此时,时间戛然而止。对于前途失望,他没有绝望,他不选择堕落,他不甘心日日做一个在饮酒赋诗的侠客他要建功立业。他用惊天地,泣鬼神的笔书下“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那直窜高空的蜀山,在他面前,只若等闲。但他又一次次绝望的选择不事权贵。他就在建功立业和行侠中徘徊,那个行笔潇洒自如的李太白,就在这飞泻而下的瀑布面前一次次的叹道:“千秋功名,何时方了!”末了,是诗国的沉默。

终于,在天宝年间,由于统治者的挥霍享受,盛唐已是外强中干,被安史之乱血与雨的冲刷,立即从强盛堕入无底的泥,诗国开始衰败下去了。面对山河破碎的诗国,一个老人在峰顶叹息:“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他不敢想象长安城的破败,他更不敢想象那个曾经在泰山上唱“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杜子美。国家衰败而报国无门,是对他这样爱国的壮士的巨大创伤。白发苍苍,举目之下,祖国山河破碎,谁去重整山河?他在山顶上拄杖远眺,任老泪纵横。夕阳下,是他佝偻的背影,久久伫立在山顶。

到了晚唐,诗国已被藩镇分割得七零八落,但诗人依旧不减当年的风流。在那个难眠的夜晚,李商隐正在独对残烛。忽然,烛光跳动了一下,一只孤蛾被烛火烧焦了,掉在了桌上,没有响声,依旧是那么安静。他被触动了心弦,无意中吟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罢了,已是泪流满面。窗外月光依旧,可不久即被乌云驱散了,乌云散去,月已走过柳梢,到了古寺后面。他明白了,月也是不懂人情的,与月诉心中,可月也悄悄地走了,唯有这身前的微亮的烛光懂得相思之心。她想起当年与她共剪西窗烛的情景,可如今佳人不在,只有他自己剪烛了。那一夜,他在绵绵思念中,对烛难眠。不知何时,夜半钟声响起。

在诗国的梦里,我合上《全唐诗》,只有对诗国岁月蹉跎的无限感慨。

延伸阅读
不能没有你,不能只有你不能没有你,你是我们心中的“最美”。 不能只有你,学习你,做一个有职业精神的人,我们都可以,十年零投诉,百万公里平安驾驶无事故,司机吴斌,你表现出了高超的职业技能。劳动的美不在于苦干蛮干流血流汗,而在于驾轻就熟精通业务,这一点来说,你是真“劳动模范”。平凡的工作,卑微的生活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1-24
生活的记忆肖寒快乐作文学校 张老师每个人都用岁月书写着一个属于自己的书,这本书的名字叫“记忆”。随着年龄的增长,书本从薄变厚,有些已被尘封,有些却常常出现在脑海里,无论过去多少时日,它都永远是那样的鲜活。那是一九七三年夏天,我出差去外地,回来时误了直达火车,只好先到西安,再换乘一趟晚上的慢车回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1-18
我眼中的海棠花宝鸡市肖寒快乐写作学校 王老师清明时节,不是诗人眼中的细雨纷纷、欲断魂的凄凉,而是真正意义的春天来了!春光明媚,草长莺飞,杨柳垂下,万木复苏的景象。眼前的花坛也似乎一夜之间变了个样,高耸入云的冷杉树,一改过去的素描,寥寥几笔的枝丫上,长出一撮一撮,像细针似的叶子,整片叶子像一只只小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1-17
母亲如山肖寒快乐作文培训学校 王老师女儿八岁了,一脸的稚气,像个糖果一样黏在我的身边,看着女儿撒娇,我八岁时的情景恍若眼前,想起了母亲,我泪流满面。那一年,国家刚刚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凡家里有年未满十岁的子女,母亲必须节扎。母亲苦苦哀求上门来的妇联主任:“说什么我也不会再要孩子了,绝对不生!”“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1-17
母亲的手宝鸡市肖寒快乐作文学校 老师 贾若无数次在我的梦里出现这样一幅画面:一位亲坐在台灯下为女儿织毛衣绣鞋垫,她身后的床上躺着她的一双儿女,她会不时的回头望着他们熟睡的脸露出满足而幸福的微笑 ­——题记­我的母亲是一位农村妇女,从我记事起,母亲每天都很忙碌,日出而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1-17
我的视线 肖寒快乐作文学校 张老师由于新买的房子还未交工,而原来的房屋就要拆迁了,于是我临时在郊区租了一套房子。在那条小巷里有一个半疯半傻的女人,看到搬来了新邻居,她在门边好奇地张望着。我看着她,她身材瘦小,头发披散着,看不出她的年龄,衣着虽凌乱却不脏。冬天这样冷的天气,还光着脚穿着一双塑料拖鞋,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1-17
秋韵宝鸡市肖寒快乐作文学校 王老师这几天,一场连绵不断的,淅淅沥沥的雨,终于浇灭了夏天的张狂与浮躁。窗外,雨,缓缓的下着,时而细丝,时而雨帘,是那么的柔和、轻盈!“沙沙沙!”所有的树木、小草们仰起嘴巴尽情的畅饮!秋风乍起,夹杂着雨水带来的丝丝凉意,让人从心底里泛起阵阵涟漪,真是天凉好个秋!雨过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1-17
追忆 —寄友宝鸡市肖寒快乐作文学校 贾老师那个夏天并不长,故事却很多。依然清晰地记得自己的身影被路灯拉得又长又扁,深深的烙在那条萧条的街道上。我使劲的挥手,时间却不会为我片刻停留,我看见你的脸,隔着车窗,冲我微笑,眼里却闪着泪花。一声汽笛,你从此离开了我,带走了那些我们一起走过的懵懂的青春岁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1-17
母亲的泪宝鸡市肖寒快乐文培训学校 贾老师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是个坚强的女人,从我记事起,父亲就一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看望我们,母亲一个人带着我和弟弟,既要挣钱养家,还不能误了地里的农活。每天天刚蒙蒙亮,母亲就起床为我和弟弟做好早饭,然后下地干活,总是到下午太阳落山了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回到家以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1-17
过河宝鸡市肖寒快乐作文学校 贾老师用坚实的脊梁,背起了沉甸甸的希望,而他自己,却累弯了腰。--题记提着行李,迎着夕阳,走在熟悉的乡间小道上,心情格外舒畅。又到了年底,终于可以回家陪陪父母了。眼前出现了一条迂回的小河,河上架着一座新修的石拱桥。一步一步踏上石桥,看着桥下湍急的流水,又让我想起散文 -高中散文
2020-01-17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