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性口述我的第一次]我的第一次发表

【www.99888y.com--高三记事】

我的第一次发表倪协克初三毕业后,我被保送进白象中学。我至今还记得那个烈日炎炎的夏天,我一个人推着破旧的自行车从村里出去,穿过滚烫的马路,骑上半个小时去白象少年宫参加金鳌文学社的作文学习班。每次跨上车,母亲总要送我到门口,把一个白色的帽子套在我头上,将帽沿紧紧压在额前,还总嘱咐说:“多往阴的路上的骑。”我脚一蹬,便远远地去了。一路上,太阳很大,车很多。我每次都骑得大汗淋漓。给我们上课的是黄忠老师。那时候,金鳌文学社正在进行新一届的社员招生,我们刚入学的新生就是招生对象。要想成为社员有个门槛——每次课后老师都会给我们布置作业,然后上交批改,只有当拿到一个“优+”的成绩,才能正式入社。那个时候,关于写作,我的脑子似乎有写不完的构思和想法。听着黄老师嘴里讲的“发表”、“文学梦”这些字眼,我心里产生了许许多多关于未来的美好幻想。我想着,梦想就在我的笔下,文学社就是引我进入文学殿堂的敲门砖。但是头几次,我的作业发下来,都没能拿到“优+”,心里不免有些沮丧和懊恼。回到家里,我就关上房门,对着方格纸又接着写。母亲看我写得辛苦,总是悄悄地走过来,站在我身后说:“入不了社就算了,好不容易放暑假,就在家多歇歇吧。”但我那时候很倔强,不拿到一个“优+”总觉得心有不甘。后来,我写了一篇叫《瞎乞丐和阳光》的文章,讲的是冬天里一老一少两个乞丐,在破落的街头相遇,安慰着相互取暖的故事。初稿写好后,因为几处有涂改,我索性又静下心把整篇文章干干净净地重抄了一遍,这才自信满满地交上去。后来,这篇文章果然拿到了“优+”。黄老师还在课上表扬了我。那天课后,我仍骑着自行车回去。穿街过巷的时候,我满脑子都在想着课上的情景,丝毫没觉得天热。到了家,我把书包甩在桌子上,连忙把我被文学社录取的消息告诉妈妈。入社以后,我还是坚持不懈地写文章。黄忠老师看我交文章交得勤,就鼓励我说,只要是好文章他都可以帮助我发表。有一次,他告诉我们说,温州正在举办一个“叠峰山水杯”温州新童谣大赛,让我们每个人都写一首童谣参赛。我回去之后,苦思冥想,后来以母子为题材写了一首《儿和阿妈》。暑假的末尾,有人通知我说,《儿和阿妈》入选了童谣大赛的“60佳作”。八月底,我来到温州大学参加颁奖典礼,还在舞台上当众朗诵了我自己的作品。我记得那天,我穿着蓝色的短袖,瘦瘦弱弱,战战兢兢。读完后,我匆匆忙忙地跑下台,刚走到台口,耳畔忽然响起了一阵掌声——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站在那么大的舞台,接受文学带给我的荣耀,尽管在现在看来微不足道。后来,这首几百字的小童谣被发表在《温州商报》上。虽然只有短短几行字,但是对我无疑是一个莫大的鼓励。黄老师把样刊递给我的时候,我简直高兴得说不出话了。高中三年,我又陆续发表了许多的文章,现在样刊已然堆得老高。但是无论哪一次,也都比不上第一次发表的喜悦和激动。我忘不了那个火热的夏天,在少年宫的日子……
延伸阅读
我放好盆,坐在小板凳上,腿上搭着毛巾,目光灼灼的看着你。你还是有些羞涩,闪烁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无奈,但最终,你还是选择妥协,将双脚从鞋子里退出,被我捧在手里。我的心中最多的还是对“任务”即将完成的喜悦,于是飞快的褪去你的袜子,用手试了一下水温,就急急地将你的脚放进去。你先是被水温激的闷哼了一下,随即是记事 -高三记事
2020-03-31
我的第一次发表倪协克初三毕业后,我被保送进白象中学。我至今还记得那个烈日炎炎的夏天,我一个人推着破旧的自行车从村里出去,穿过滚烫的马路,骑上半个小时去白象少年宫参加金鳌文学社的作文学习班。每次跨上车,母亲总要送我到门口,把一个白色的帽子套在我头上,将帽沿紧紧压在额前,还总嘱咐说:“多往阴的路上的骑。记事 -高三记事
2020-03-26
最开心的一件事吴梦静我的高三是在一个蚊虫满天飞的季节开始的。和大部分人一样,被书堆埋没的高三,有时候静得只剩下电风扇呼呼旋转的声音。就是这样一个傍晚,黄老师急匆匆地来到我所在的高三(9)班,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悦的表情,把我叫到教室外,说了句:“下个月,我们要去北京了。”我有些失措,想要再追问的时记事 -高三记事
2020-03-25
傻子和戏子“走吧,傻子。”村干部又来赶傻子了。“嘿嘿,我不走,我等小荷。”傻子目光呆滞地说。“哼,你个傻子,到时候人公司里来人了,看你怎么办。”村干部拍了拍身上的灰,走了。远远还能听到他的手机响了。“喂,连太太呀,村里那块地没问题。成,什么时候都成。”傻子可不管,他坐在戏院门口的石阶上,呆呆地望着记事 -高三记事
2020-03-25
如果十年都不算长无言以终大概是自己还不到十岁的时候,随妈妈去外婆家过年,看到比自己大一岁的表哥一直坐在个小电视机面前,双手在前面的板子面前敲敲打打。我凑过去看,他一愣,一笑,让出了位置,问:“要来一起玩电脑么?”我坐在他身边看着屏幕上的光影,当他说要玩吗的时候,点点头,打开换装小游戏,点个两三分钟记事 -高三记事
2020-03-25
一夜 连颖智晚上六点,晚饭时刻。父亲忽然开口,“你们两个小的,晚上跟我到医院去看你们奶奶。”常平依旧低垂着头吃饭。我应了声“哦”,又问了句,“这次是怎么?”父亲并未回答,母亲先开了口:“这么大晚上的,这么多人到镇上去做什么?”父亲只道:“晚上怎么了?奶奶生病去看是应该的。我让他们叫辆车去。”“叫车记事 -高三记事
2020-03-25
白天的高温过去了,凉爽的晚风轻轻吹着,吃过晚饭后,人们三三两两从家里走出去散步,去乘凉,我拿着20元钱和高原一起去马路对面买西瓜……我们俩手牵着手走到楼下,顺着坡来到公路边,远远地就看见一辆带着拖箱的汽后面装着半车西瓜,看来,两个卖瓜者准备奋战半夜明天接着卖了。我们穿过马路,来到车前,哇,已经有几记事 -高三记事
2020-03-25
不一样的童年 ——橘子的童年之“老太爷爷”顺着乡间小道,踩着夕阳余晖,徜徉在那美妙的田间生活。老师的童年,是我们这群孩子不得而知的,更是我们无法体验到的。在老师的童年梦里,那棵老枣树,给她带来了不同寻常的美妙生活。那老枣树被老师尊称为“老太爷爷”,因为那是老师爷爷的爷爷种下的,可称是“参天老树记事 -高三记事
2020-03-19
做“好事”(主题习作《童年趣事》下水文)想起这件往事,我就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啊,那时的我可真……那年我还在上幼儿园,是个听话的好宝宝,老师的话当作圣旨。有个礼拜,我突然烦恼起来,怎么回事呢?原来,这个星期老师说,每个小朋友都要做一件“好事”,做了好事的小朋友可以在周末带一面光荣的小红旗回家。啊记事 -高三记事
2020-03-19
买了他一个苞谷。给了两块钱。他是一个瞎子,看起来身上没有一分钱,只有一根极其简易的竹杖和一背娄的苞谷;他是一个父亲,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光着上身,满身黑垢,油的发亮的裤子垂得很低几乎要漏出腚的孩子的瞎子爹。小孩儿走在前面,拉着他的瞎子爹在人群里举步维艰。这拥挤的乡下集市里,来来往往的人无不用异记事 -高三记事
2019-12-27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