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岁岁年年花相似|岁岁年年花不同(一)

【www.99888y.com--热点作文】

岁岁年年花不同
她凉了夏天 
[壹] 声音
——快醒来吧,没人了。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书尹疲惫地张开眼,抓住些细碎的稻草,倚着墙坐起来。
又被同龄的、稍大的、略小的孩子们欺负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先是用脏水往她身上泼,现在更过分了,那架势似乎要用杂草把自己活埋!脑海里他们喊自己“野孩子”的声音,久久回荡着,抹不去。她无法有骨气地解释清楚,自己的确做了很多错事。
——你也很孤单吧。
空荡荡的,是眼前的景象,更像是自己的内心,自己抓不住的东西,无能为力让它们流散。
书尹张开手,脏脏的,衬着脏脏的衣衫,什么都没有。
[贰] 事出有因
半个月前,书尹上了小学,眼前这个文静秀气的名字,掩盖不了她胖胖的,矮矮的身材。一路上都是行人们惊异的目光,也许诧异与没有父母的陪伴,亦或是在长裙摇摆下时隐时现的罗圈腿。
书尹避开扎人的目光,低着头,定定地看着路,看着自己那不合时宜碎花裙,像波浪一样微微泛动。灼灼日光下,她的额头上开始冒出细汗,伴着大口大口的喘息声。她多想停下来休息一下,就在同一条路上的学校,似乎还要走好多路,她真的停下了,即使是多么的不想停下来。
视线抬高一点,一双破败的鞋子映入眼帘。是乞丐啊,书尹心想。正想绕过去,眼前露指的鞋子不经意动了一下,似乎想挽留什么。书尹抬起头来,面对太阳,有点刺眼,看到一个身形佝偻的轮廓,是个老头。脸上有光线闪现——他在对自己笑?
“小朋友,你能帮我吗?”乞丐俯下身子,望着书尹的脸。
书尹吓得趔趄了一下,好多皱纹!人老了就会变得这么恐怖吗!她不敢看他的眼睛,撇过头去,嘴巴动了几下:“妈妈说,不……不能跟陌生人……说……说话。”声音很轻,似乎怕“冒犯”了眼前的陌生人。
“小朋友,我不是什么坏人。”说着从布包里颤巍巍地掏出几颗小糖,“坏人会给小孩子糖吃吗?”
会的!会的!书尹的想法更将坚定了,恐惧蔓延上来,她想避开不谈,匆匆跑开了。
[叁]再次相遇
书尹努力克制自己的心跳,呼吸,呼吸。
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书尹感到困惑。
——快去找他,他在等你。
声音再次响起,树荫下,没有人。
真的吗,他会是坏人吧。书尹坚持自己的想法。
——不,他是你的亲人。至亲。
眼前忽的一亮,至亲?!是爷爷吗,爸爸妈妈,从来没提起过的,爷爷?
每个晚上都会梦到爷爷,但他总是站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抓不住,只有身影。可昨天的梦中,他转身了,抱住了自己,很温暖。原来,这是个预兆。
放学了,书尹打算去找找爷爷,此刻,老人也正在校门口张望,手里紧紧攥着糖,多了一张书尹小时候的照片,在妈妈的怀里的照片。很陈旧,因为保存不好而缺了个角。
终于看到了歪歪扭扭跑出来的书尹,老人迎了上去。书尹又开始不自在,笑容僵在了脸上,有点不适应眼前的状况。
“快,快带我去见你爸妈。”老人牵过书尹的手。还是那件破败不堪的衣服,书尹忸怩着,不知道如何是好。
——别想了,照他说的做吧。
一路上,碎语不断,书尹第一次感到没面子,眼前的这个糟老头,真的是自己的爷爷么?也许回家就可以知道了吧。
[肆]争吵
“爸,妈,有人来了!”书尹在门外大喊。
父亲闻声走了出来,两行泪瞬间挂在了脸上,嘴唇颤抖着,终究是一句话也没说。多少年了,当初把年迈的父亲赶出家,全是妻子的决定。因为算命先生说他不吉利,他们夫妻回忆着当下的运势也没别的办法。后来在新闻上看到算命先生是个骗子被抓获了才幡然醒悟,可惜父亲再也没有找回来,是生是死也不知道……
如今,他活生生得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就像当初活生生地把他撵走。殊不知他已不是当年的老父亲了
延伸阅读
游白洋淀 郭凌霄前言:今年暑假,我和爸爸一起到白洋淀游玩,不仅见到了随风摇曳绵延不绝的芦苇荡,还听到了许多关于雁翎队的故事。这次出游我不仅领略了华北第一大淡水湖的风采,同时也勾起了我学写游记作文的兴趣。听爸爸说要带我去白洋淀,我兴奋得一夜没合眼。早晨五点左右,我们趁着朦胧的夜色出发了。但是很其它 -游记
2020-04-02
我和我的语文老师陈朔是个渣   《我和我的语文老师》 “我和语文老师”而不是“我的语文老师”(一)我的语文老师是一个49岁的妇女,初见并无让人希望深入了解的想法。而我第一次注意她是因为她的一个比喻。因为学校成绩差,学校总想靠挤出的一点时间企图超过我们这最好的一中,甚至于中秋节也不放过。晚自其它 -小说
2020-04-02
入狱诺曼底登陆   (一)事发这一天还是来了。 我是一家知名药企的科研人员,专门研发一种可以使人精力百倍的药物。不过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药,而我一直信奉着行业中流传的这样一句话:只要吃不死人,做什么都不如作假。现代人生活压力大,这种药一经上市就不愁销路。为此,多路记者找上门来想一探究竟,而面对其它 -小说
2020-04-02
人鼠夏言 苏家村,一个位于大山一隅的村落。 站在山坡上放眼望去,峰峦重叠,沟壑纵横。通向山外世界的,或许只剩下戴着斗笠的人儿在牛车上一步步走过的崎岖的泥巴路了。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这块土地与这片天空怀着最原始的敬畏。村子不大,却有一个香火不断的小庙,有个神婆专门住在里头。无论有无事情其它 -小说
2020-04-02
暴风雨二琛  “暴风雨就要来了。”尤里仰头将杯中的白兰地一饮而尽,头顶的风扇不紧不慢地卷起屋内的热气,手卷烟与难闻的汗味在海盐的气息中混淆不清。酒馆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伴随着粗狂的叫嚣与大笑声,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安吉丽娜给尤里斟上白兰地,“这杯算我的。”“你一点都没变。”尤里说。“更加其它 -小说
2020-04-02
吸血者krys   这里是遍布玫瑰的尼弓镇。镇中心,有一条瑰丽无比的河流穿过,叫做席碧河。这条锋利的川仿佛是一支尖锐的箭,大地受伤的皮肤上正茂密地流淌着诱人的鲜血,它裹满了箭只,幽幽地散发着血红的欲望,血红的雾气,血红的瞳孔。小镇里有吸血鬼,是碧树上周发现的事情。碧树在小时候就听家人说过其它 -小说
2020-04-02
希而望召耳  我叫Cm003号,因为我左手腕上的手环就刻着这些符号,但是妈妈喜欢叫我西姆。在这个满是女性的世界里,我的出生给人们带来了人类未来的希望。在这个世界里,天空是苍白无力的,因为这里很少见到太阳。妈妈说那是因为恶狼在追逐太阳,太阳没功夫来见我们,于是我只能偷偷在夜晚隐约地看到一丝红色光线其它 -小说
2020-04-02
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王王   一年有 三百六十 五个日子 五十二万 五千多分钟一生有 三十四亿 五千六百 七十八万 九千下脉搏by五月天《生存以上,生活以下》一“我们活在这个世上有着太多匆忙与太少悠闲。正如早上被五点五十五分的闹钟闹醒,在路上完成一系列上学动作。路上极少的停留与转身还是因为红其它 -小说
2020-04-02
被扰乱的剧本人生zuikry  A在这件事情发生前,林晨的生活轨道仿佛已经被钉死,正驶向平庸。一条条没有颜色没有声响的河流渐渐汇成了生活。对,最终的归宿是悄无声响地消失。林晨的一生原本就是应该按照这个早已设定好的剧本演完,庸碌无为,但戏剧性的是,一个突兀而尖锐的转折点慢慢显现在了眼前。而转折其它 -小说
2020-04-02
逃离 正负十日夏言   逃离。零“我们一切的信心像是顶烂在树枝上的风筝,我们手里擎着这迸断了的鹞线:一切的信心是烂了的。”这句被我默念过数次的话寂静地躺在印着大朵血红蔷薇的米色卡纸上,背面是熟悉清秀的钢笔字:苏苏,生日快乐。今天是7月10日,我夏苏苏十六周岁的生日。只有离记得我的生日并送上其它 -小说
2020-04-02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