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蛆虫】蛆(一)

热点作文 |

时间:

2020-03-26

|

【www.99888y.com--热点作文】


XMAN 
  
阿荣蹲在茅厕里面,望着一条爬到粪坑外面的蠕动的蛆虫,心里想着把这蛆虫装进白色玻璃瓶里看它是怎么变成苍蝇的。不过他的这个念头并没有存在多久,他甚至没给这蛆虫爬出茅厕的机会,起身时便狠狠用脚把它碾碎了。看着蛆虫爆开时混杂着粪便的白色肉体,阿荣并不感到恶心,也没有半点怜悯之情。
父亲回来了,那一头乱蓬蓬的须发,渍痕斑驳的旧外套,消瘦的身体,好似阿荣有记忆以来就从未变过。父亲一手提着从村里唯一的商店里买来的两瓶酒精勾兑的劣质白酒,另一只手里抓着刚从漆黑冒着白泡的河沟里捞起来的病怏怏的死鱼。今天是阿荣十六岁的生日,父亲难得这么早回家为阿荣准备晚饭。阿荣站在门边望着门外铺着厚厚一层黑灰的枯萎凋零的桃树,盼望着有朝一日树上能结出饱满的桃子。
“等会儿喝两杯吗,你快成大人了。”父亲走到门口问。
“不喝了,我不喜欢白酒的味道,辣喉咙。”
阿荣不喜欢喝酒,父亲曾经常常半夜醉酒后回家。他记忆里父亲在一次醉酒后把母亲按在地上毒打。那个晚上暴雨倾盆,雨点打在房子顶棚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呼啸的狂风把玻璃窗吹得吱吱嘎嘎直响,雷电的轰鸣声,母亲的嘶喊声,父亲的怒吼声,阿荣闭着眼睛的嚎哭着,眼睛被泪水遮住了,朦朦胧胧的只记得这些混杂的声音所拼凑成的那个混乱的夜晚。那个晚上母亲哭着说要离开这个家,但最后还是没走,母亲舍不得走,既然嫁进了这个家门,就注定一生都是这家的女人。

阿荣回到这个狭小阴湿的房间,仰面躺在散发着湿臭的木板床上,望着墙上石灰掉落后裸露出来泥色的斑块发呆。又下雨了,阿荣不喜欢阴雨天。每当雨季来临,连绵的雨点总会顺着屋顶的石棉水泥板的缝隙漏进来,家里潮湿得连床上都长满霉点。那一年母亲在这破旧的房间里苦苦挣扎了三个月,最后还是被癌症带走了。母亲死的时候骨瘦嶙峋,宛如一幅骨架包裹在潮湿的被褥里,不过面色祥和安宁。死了倒也还好,至少在阿荣看来,母亲的死倒是从那饱受折磨的躯体中解脱出来了。
葬礼结束后,母亲被烧成了一撮灰,装在罐子里埋在了阿荣家的田边。本来村后有一个坟山,村里祖祖辈辈都葬在山上,不过后来山上的坟都被迁了出来,山腰被铲平了。倚着山建起了庞大的工厂,工厂落成的那一年,村委会动员年轻有力的村民们都去厂里上班,早日让这个落后的村子走上致富的道路。据说工厂建成那天,村里放起长长的鞭炮,杀鸡宰羊欢天喜地的庆祝了一整天。这片土地也是在那个工厂建起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黑蒙蒙的烟雾从高耸的烟囱里第一次在这片土地上腾空的那天起,铅灰色的天空便把阳光与大地隔绝开了,此后的日子里,一年中难得有几天能从黑压压的云层后面看到太阳的出现。也是那个时候起,这片土地上的繁华不再绽开,草木即使在盛夏也是枯黄的,树上的苹果长出来总是像老妪下垂的乳房一样干瘪,田里的玉米也总带着一股铁屑的味道。阿荣出生的时候不会哭也不会闹,洗完澡后发现五根手指连在一起,那个晚上爷爷跪在祖先的灵位哭问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老天要这样惩罚这个原本就清贫的家。后来听说这个村子之后出生的娃都不正常,要么缺胳膊少腿,要么眼睛鼻子长错位,村里的老人就怪罪迁坟惊动了祖先,破坏了村子的风水,为了弥补迁坟的过错,村里请来不少道士看风水做道场,还重新修缮了村后十多年前被一把火烧成断壁残垣,而后一直荒废着破旧的老庙。但任凭村后庙里的香火烧的怎样的旺盛,村里依旧没生出一个健康的娃。
“把先人惹怒了,这是要让我们绝后啊!”这是阿荣记忆中爷爷说的最后一句话。这座安静的村庄就像染上了从城市里飘来的某种传染病,像垂死的猫一样失去了活力。每到夜晚,村里总是像葬礼般安静,死气沉沉,连空气都是死的,即便在白天,那天空所散射出来刺眼的白光也无法唤起这片土地的生机。最近十来年,村里的老人都相继离世,年轻人也一个个患上各种怪病,再加之后代个个带着与生俱来的毛病,村里出殡的次数远远超过了结婚生子的喜宴,能过苟活下来的,也都个个提心吊胆,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这些似乎验证了老人们的预言。

阴暗的灯光勉强给屋内带来一丝光亮,阿荣坐在满是划痕破旧不堪的八仙桌前,望着桌子上比起平时丰盛得多的食物,却怎么也提不起食欲。
“再多吃一点吧,你还在长身体。”父亲尽量挤出一脸的笑容,而这笑容却让脸上的皱纹更加明显,更加深沉。阿荣和父亲之间的谈话很少,通常阿荣和父亲总是一言不发的做各自的事情。父亲不如母亲那般细心,不会理解阿荣的感受。父亲就坐在阿荣旁边,但他们之间却隔着一堵墙。但阿荣爱他父亲,正如父亲也爱阿荣。
十六岁的阿荣身高不足一米四,父亲曾以为是缺少营养的原因,以前总是做丰富的饭菜尽量满足阿荣一日三餐的需求。但这并不管用,阿荣干瘦矮小,而且没有一点要长高的痕迹。父亲曾经还说,等阿荣长大后带阿荣去县城里,做手术把连来一起的手指分开,但后来却再也没提过了。父亲寄托在阿荣身上的期望也因阿荣不争
延伸阅读
游白洋淀 郭凌霄前言:今年暑假,我和爸爸一起到白洋淀游玩,不仅见到了随风摇曳绵延不绝的芦苇荡,还听到了许多关于雁翎队的故事。这次出游我不仅领略了华北第一大淡水湖的风采,同时也勾起了我学写游记作文的兴趣。听爸爸说要带我去白洋淀,我兴奋得一夜没合眼。早晨五点左右,我们趁着朦胧的夜色出发了。但是很其它 -游记
2020-04-02
我和我的语文老师陈朔是个渣   《我和我的语文老师》 “我和语文老师”而不是“我的语文老师”(一)我的语文老师是一个49岁的妇女,初见并无让人希望深入了解的想法。而我第一次注意她是因为她的一个比喻。因为学校成绩差,学校总想靠挤出的一点时间企图超过我们这最好的一中,甚至于中秋节也不放过。晚自其它 -小说
2020-04-02
入狱诺曼底登陆   (一)事发这一天还是来了。 我是一家知名药企的科研人员,专门研发一种可以使人精力百倍的药物。不过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药,而我一直信奉着行业中流传的这样一句话:只要吃不死人,做什么都不如作假。现代人生活压力大,这种药一经上市就不愁销路。为此,多路记者找上门来想一探究竟,而面对其它 -小说
2020-04-02
人鼠夏言 苏家村,一个位于大山一隅的村落。 站在山坡上放眼望去,峰峦重叠,沟壑纵横。通向山外世界的,或许只剩下戴着斗笠的人儿在牛车上一步步走过的崎岖的泥巴路了。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这块土地与这片天空怀着最原始的敬畏。村子不大,却有一个香火不断的小庙,有个神婆专门住在里头。无论有无事情其它 -小说
2020-04-02
暴风雨二琛  “暴风雨就要来了。”尤里仰头将杯中的白兰地一饮而尽,头顶的风扇不紧不慢地卷起屋内的热气,手卷烟与难闻的汗味在海盐的气息中混淆不清。酒馆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伴随着粗狂的叫嚣与大笑声,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安吉丽娜给尤里斟上白兰地,“这杯算我的。”“你一点都没变。”尤里说。“更加其它 -小说
2020-04-02
吸血者krys   这里是遍布玫瑰的尼弓镇。镇中心,有一条瑰丽无比的河流穿过,叫做席碧河。这条锋利的川仿佛是一支尖锐的箭,大地受伤的皮肤上正茂密地流淌着诱人的鲜血,它裹满了箭只,幽幽地散发着血红的欲望,血红的雾气,血红的瞳孔。小镇里有吸血鬼,是碧树上周发现的事情。碧树在小时候就听家人说过其它 -小说
2020-04-02
希而望召耳  我叫Cm003号,因为我左手腕上的手环就刻着这些符号,但是妈妈喜欢叫我西姆。在这个满是女性的世界里,我的出生给人们带来了人类未来的希望。在这个世界里,天空是苍白无力的,因为这里很少见到太阳。妈妈说那是因为恶狼在追逐太阳,太阳没功夫来见我们,于是我只能偷偷在夜晚隐约地看到一丝红色光线其它 -小说
2020-04-02
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王王   一年有 三百六十 五个日子 五十二万 五千多分钟一生有 三十四亿 五千六百 七十八万 九千下脉搏by五月天《生存以上,生活以下》一“我们活在这个世上有着太多匆忙与太少悠闲。正如早上被五点五十五分的闹钟闹醒,在路上完成一系列上学动作。路上极少的停留与转身还是因为红其它 -小说
2020-04-02
被扰乱的剧本人生zuikry  A在这件事情发生前,林晨的生活轨道仿佛已经被钉死,正驶向平庸。一条条没有颜色没有声响的河流渐渐汇成了生活。对,最终的归宿是悄无声响地消失。林晨的一生原本就是应该按照这个早已设定好的剧本演完,庸碌无为,但戏剧性的是,一个突兀而尖锐的转折点慢慢显现在了眼前。而转折其它 -小说
2020-04-02
逃离 正负十日夏言   逃离。零“我们一切的信心像是顶烂在树枝上的风筝,我们手里擎着这迸断了的鹞线:一切的信心是烂了的。”这句被我默念过数次的话寂静地躺在印着大朵血红蔷薇的米色卡纸上,背面是熟悉清秀的钢笔字:苏苏,生日快乐。今天是7月10日,我夏苏苏十六周岁的生日。只有离记得我的生日并送上其它 -小说
2020-04-02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