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艺校草】军艺十日游

日记 |

时间:

2020-03-26

|

【www.99888y.com--日记】

十日谈

——记传说中的军艺十日游

浙江省乐清中学丹霞文学社 余明静

ONE

2014年02月09日。

8号到达天津,下车的时候果然和温州不一样,到处都是刚刚扫好的雪堆。话说雪融化的时候会吸热,于是温度低得可怕,就算是一个皮糙肉厚的都受不了,更何况我还是稍微细嫩一点的,嘤嘤嘤。

OK,上面的都是废话。

按照报考简章上来说,8号9号报名,10号开始专业考试。我在杭州的时候听很多人说军艺很黑很恐怖,被洗脑了很多次,然后坐着爸爸的车颤颤巍巍地到达门口,怎么说呢,传说中那种很多很多官员很多很多高干子女来考试牛逼轰轰坐着军车进校门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报考的人大多还是外地人,招待的学长学姐都是很和善的。我报考文学系,人并不是很多,相比戏剧系大长龙一样的队伍,文学系的门口就是门可罗雀了。

于是说军艺还提供姜汤。=v=

报完名还在里面吃了饭,话说虽然军艺的校舍很小,甚至没有乐中大,但是食堂真心给赞。

TWO

因为文学常识是硬伤,背书什么的最讨厌了,甚至那本文艺常识连第一遍还没有看完,所以当天晚上背到很晚,第二天三点半就起床,喝了咖啡倒在车上继续背书,怎么说也要把第一遍看完对吧。到达军艺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教学楼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走来走去的都是170以上的美女,果然地理优势顺便也会造成身高优势,温州人身高什么的果断天生伤不起,我站在她们身边就像是发育不良的小孩子一样,各种纠结。

带队的是往届文学系的学生,穿着冬季棉大袄,就是电影里那种土黄色迷彩,里面是军绿的制服。

嗯,说说考试吧,虽然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难,特别特别难,和平常接触的那些艺术考试不一样,更加偏向文学一点。有的人考了半个小时就出去了,还有个姑娘,考着考着趴在桌子上了,我也不知道她是哭了还是睡着了。很神奇的是虽然我对咖啡很敏感但是应该有没有那么敏感啊,精神特别振奋地考完试,尽所能地把所有题目连蒙带猜写完。所以说理科实验班出来的心理素质果然不一样。

当然还要感谢在遥远的清平湾,啊呸,在遥远的浙江给我祈福召唤神龙的二班各位,和在漯河给我祈福的谷金果。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凑齐了多少个七人召唤了多少神龙,反正我梦到我把龙珠当糖豆吃……

THREE

10号考完试12号结果公布,11号应该是在家调休吧,粑粑麻麻辛苦了……

FOUR

忐忐忑忑地又跑去北京查看结果,进校门的时候天是灰暗的,守门的仍然是十号那名小哥,虽然初试考完的那天我还是很欢乐的,这时候说不紧张都是骗人的,因为我和妈妈第一次坐地铁——动车——地铁到军艺这样的路线,时间计算错误,到那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然后很幸运, 我通过了。

嘛,我记得初试那天出来的时候,有个家长拍着我的肩说什么以后可以去特招试试港大啊吧啦啦吧啦的,我想估计是我九号填志愿表格的时候第二志愿灵光一现填了牛逼轰轰的清华,恰好又被她们看到了,再加上我妈和其他妇女们侃大山 ,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戏中真假你不要猜,反正猜也猜不透。当然这是一个槽点,很多人觉得通过清华的拔尖计划很了不起,我总觉得这连第一步还算不上,就像古时候男人们逛窑子,大家争着抢着看花魁,说不定你运气好就看到了,可是看到归看到,看上归看上,终究是你看上人家人家可能还没看到你,想要泡到人家,还要九九八十一难。我现在就是运气好点的在别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瞄到了花魁,当然这还得归功于黄忠老师。又跑题了。

说回那个家长,他们家住在台州,大伙家住的近也就聊得开了。我妈说她还不像我一样可以落脚天津,她爸爸妈妈都是农村人,大老远的跑到北京来考试。可惜没有通过初试,嗯好可惜。

晚上住在对面的慧廷旅店,睡觉的时候居然还有音乐系的在练歌……

FIVE

初试之后复试只剩下五十个人左右,应该初试刷的最狠了。

复试考文章,我私下认为文章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考完之后却各种忐忑。怎么说呢,感觉吧人就是容易这样,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输了什么关系都没有,反正可以安慰自己说“反正这些你不擅长嘛,刷了就刷了”,但是在擅长的领域就开始患得患失。我害怕在文章上被否定,唔,虽然我一直觉得这是我的性格问题,是一种缺陷。

虽然参加了三年的新概念都没有通过复试【怨念】

我害怕军艺的那些人会像新概念的评委一样不喜欢我的文章风格,所以写的时候有些刻意地添加了波折与矛盾冲突,又在末尾不敢写开放式结局,写了一个应试作文的结尾。按照我写小说的观点来说,糟糕到爆表。

SIX

睡了一天TUT

SEVEN

就算是再不情愿还是要去看成绩的 ,吧啦吧啦的上路,幸运的是又通过了,不过复试淘汰的人并不多。

然后跑去抽签,我抽到的面试号码是36,挺靠后的。

因为是下午,所以商量了很久还是要去考南开,啊,怎么说呢,南开规定的两本书我都没看,潜意识里还是不太想去考的。我总觉得做一件事就要尽全力把它做好,就像是考军艺,或者是在乐中上学,南开这样明明没有准备还是要硬着头皮考的经历真是胃痛。军艺的老师很和蔼地跟我聊天,我说我可以拼拼考670以上吧,他表示很震惊,泪流满面啊,因为艺术生考试几乎是四五百的分数,我计算的时候又把1B选修算上了【外地没有吧】,在他们眼中这个分数可以指点江山各个学校任你选择了,比皇帝选美人还要方便。

于是我可以体会师父的纠结了,什么“老师啊如果我从火车上跳下来,根据惯性我会不会飞起来啊”这种2B问题……

打道回天津。

EIGHT

顺便说一下早上的南开。

很久以前胡子赫跟我说南开这个学校,初审比较难通过, 后面还是比较容易的,于是我抱着玩玩的心情裸考上阵。妈,所谓人山人海我算是见识到了,家长们恨不得帮孩子考试一样挤在大门口。语文几乎没怎么用到那两本书的内容,几乎可以把所有题目都当做写作文。数学超级简单,甚至没有杭州联考难。我猜是不是浙江出了个苏步青所以浙江的数学各种变态,坐在我旁边的妹子考语文的时候因为时间不够没写完,数学我写的又比较快她压力可能比较大,最后两道大题都没有怎么写,所以说倒数第二个,数学归纳法一下子就好了啊……

所谓上天不会扔馅饼给你,我被南开的馅饼砸了一次,自然军艺的馅饼就不给我了。

南开的幸运和军艺的不幸是相对的。

面试太紧张了,40多个评委,面对一群军装的威压,明明很简单的问题我都不会回答,看过的书也全都忘记了,唯一想到的居然是芷怡的那本猥琐百科全书《鱼为什么放屁》,各种抓狂。

当然,心情很糟糕。初试和复试那么难都通过了,我很怕在面试功亏一篑,付出了那么多,离开学校那么久,却落得这样一个结果,想想都不甘心。

NINE

没睡好,头疼,苦逼兮兮去看成绩。居然通过了。

面试刷了八个人,我居然还留着,真是不可思议。

有个妹子,她考过了中传,就剩下最后的面试了,里面的人也说希望她可以进入中传,他们很欣赏她,可是中传的面试和军艺的复试重叠了,她选了军艺,可惜却在面试被刷掉了。

可惜么?很可惜。

她一定很难过。我什么都还没有错过就难过成这样,她错过了在编导专业算是很好很好甚至绝对可以考上的中传。

人各有命,就是这个样子吗。

TEN

最后一天,还剩下三十二个人。

体检很快也很恐怖,第一次这么系统的检查自己的身体,额额额,真是太羞涩了。

我面试的成绩估计很差,把我的专业总分拉得很低,现在的排名应该蛮靠后的,呐,所以说,诚挚地希望今年北京的二本分数线很高很高最好高到600分【好吧我知道不可能】。总之我还是相信幸运女神会光顾我的。

十天里,妈妈几乎每天都要陪着我,还有很多很多人关心我的成绩,期间我就像是更加真实地经历了一遍残酷高考,那些情绪的波动,那些喜欢的不喜欢的,关于现在与未来,关于竞争与淘汰。大黑跟我说现在的提前招就像是另一次高考,这样很不好,但是我觉得还是很值得的,在那些夜不能寐等待成绩的日子,那条很短又恨不得很长的路,那张残忍雪白的通告单,所有的一切在挣扎与痛苦中发芽开花,我相信这短暂的旅程是上天给我的礼物,让我成长让我坚强,让我知道高考的残酷,让我可以更加勇敢地面对清华拔尖计划,面对剩下的100多天 。

PS。还收获了一打动车票……
延伸阅读
想长大又不想长大今天上午一觉醒来,阳光已洒进我的床头,春梦刚刚退去。我突然在想:我既想长大又不想长大。想想,我呀,从老妈的肚子里钻出来后,就一直在老妈的唠叨和牵引的目光下度过。 十多年了,不容易啊……因 此,小小的我就经常想:我一定要快快长大,等我长大后就可以摆脱老妈的“唠叨”了。 我可以想买其它 -日记
2020-04-05
军训后感从小到大,我们一直生活在家人的溺爱中,温暖的温室中,甜蜜的蜜罐中,坚固的城墙中,没有苦只有甜。没有在炎炎烈日下操练;没有因一点点错误而被惩罚,斥 喝;没有一点松懈的机会……苦,一直以来我认为我很能吃苦,但我错了;军训,一直在我心中是一件很“好玩”的事,但我错了。我该重新衡量军训的“苦度”其它 -日记
2020-04-05
记ACT外语口语北京总决赛我又一次来到了北京,这是我小学阶段第二次进京,来干什么呢?是参加“ACT第三届全国青少年外语口语电视大赛总决赛”,许多同学说:你英语不是那么突出,还是别去了,这更激励了我想证明他们是错的。到北京的第二天,我5点起床复习了一下,换上的礼服穿的像参加宴会一样隆重。在车上我的其它 -日记
2020-04-05
军训感第五周的星期三和星期四,我们六年级去参加军训。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天,但是我们训练了许多动作,有稍息,半蹲,站立……同时也让我们体验到了一名军人的日常生活,不过我想,军人的训练一定没有我们这么舒服,他们可能比我们还辛苦,想到这里,平时我学习累的时候,现在一点都不觉得了,反而觉得自己非常幸福,军其它 -日记
2020-04-05
军训记这个星期,我们六年级所有同学在5位教官的带领下进行了为期2天的军训。在这2天里,我感受到了作为1名军人的艰辛。带领我们的教官长的有点傻,脸上的青春痘像洪水一般泛滥成灾,嘴中还长着一对大板牙(肖博那种),颇像一只田鼠,于是我们私底下叫他“田鼠教官”。但是, 虽然他长得丑,对咱们班还是不错,较其它 -日记
2020-04-05
醉酒“叮咚“,门铃响了,爸爸回来了。我兴奋地跑到门前,为了安全,问了一声:“谁?”“你爸爸。”爸爸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酒气。打开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浓度的酒气。我惊讶极了,平时文文雅雅的爸爸,今儿个怎么喝起酒来了 我连忙跑到妈妈的房间,喊:“妈妈,妈妈,爸爸喝醉了!”妈妈有些不信。这时,爸爸其它 -日记
2020-04-05
昆虫世界今天,我搬了一把小椅子,坐在家门前的草坪上看风景。忽然,我的目光被一只蟋蟀吸引住了,于是我跟着它进入了奇妙的昆虫世界。这只蟋蟀两只小眼睛亮晶晶 的,我把它抓起来放在了手上,它的两条腿不时地用力踢蹬我的手,还张开背上的牙刀“嘟嘟”地叫,仿佛在说“放开我,快点放开我!”当我正想放开它时,我其它 -日记
2020-04-05
清明历程清明节那天,我们全家去了祭祖。 虽然古人说:“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可是那天却没有下雨,给我们的出行带来了方便。开车1小时后,我回到了东莞,到了祖先的墓碑前。我们先将乳猪、水果等祭品放到了土地爷面前,然后点上蜡烛、香,快烧完时,我们又将祭品摆放在祖先面前烧香。等这一系列工作都做其它 -日记
2020-04-05
香香当妈妈了年初,妈妈捉来养的小白狗,现住奶奶家,浑身雪白的它,得到了乡下狗同胞们的热爱。上星期回乡下,惊奇地发现,香香的肚子越发大了起来。难道吃太多?不会啊,它有不胖,还是有baby?我可不希望它有baby,狗一生就7、8个,那可怎么办?我们就得成狗窝了。这星期回乡下,香香的肚子瘪了,看来,其它 -日记
2020-04-05
Oh,my god! 庞佳逸Oh,my god!着火了?不。地震了?不。洪水来了?不可能。外星人入侵地球?不切实际。到底为什么?跑200米啦。大哥!(也许是大姐,没想好是男是女),要计成绩的,要全力跑的。天空中星星点点地下着雨,“査哥”——陆越川受原六(1)班同学称管老师为 “管大”,大受启发其它 -日记
2020-04-05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